•  

  • 东湖系列卡片:答客难

    0.东湖的观察者们是谁?

    东湖的观察者们是因由近日武汉东湖风景区西北角水面被非法填埋一事而临时走到一起的武汉市民。他们仅仅各自代表着个人,而并非是一个紧密或者狂热的 小团体。他们希望对东湖事件进行持续的观察和跟进,希望能用自己的一些行动来表明自己的立场,并让更多的武汉市民了解到更多。东湖的观察者,可以是我,也 可以是你。

    这是东湖观察者们的网站(我们的东湖):www.wmddh.net

    0.6.这是你们的一个计划吗?

    没错,这是其中一个东湖系列卡片的计划:散发给身边的人,告诉他武汉东湖正发生的事情。希望能借此套明信片,来促使市民对公共事件的参与和监督。

    1.腕儿都有谁?

    东湖的观察者们邀请到的艺术家有:李孑(摄影,日本),Olivie de Flippo(海地),刘维倪(鸟兹别克斯坦),Strom Gang(马来西亚)等。“来自中亚的刘维倪对湖泊有着深厚的感情,基于自己国家对咸海的荒谬的利用,他觉得 武汉应以之为前车之鉴。她是参与这个项目中唯一一个女性艺术家。”他们从来不说自己是腕儿,并且行事有节度。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其名声在突厥语世界流传甚 广。

    2.他们为什么要参加这个项目呢,仅仅是因为对湖泊的热爱吗?

    “他们的喜好千奇百怪”,在东湖这件事情上面,这几位艺术家也都各自有各自的看法和解读。我们将陆续的采访他们,让他们发声,一诉其参与动机和创作 过程。请多留意接下来几日发出的报道。

    3.有哪些卡片,都漂亮可爱又精致吗?

    这一次印行了5式一套的卡片,分别是:

    假如东湖上建起欢乐谷(2张,摄影,李孑,日本)

    填湖戏(1张,木刻,Olivie de Flippo,海地)

    改变自然/Великое преобразование природы(1张,CG,刘维倪,鸟兹别克斯坦)

    绿湖天鹅(1张,蜡笔油彩,Strom Gang,马来西亚)

    卡片的风格是多样的,如果你喜欢漂亮可爱又精致,那么请不要当面和Olivie de Flippo说,这个来自地球另一 端的男人坚持自己属于LO-FI的粗糙风格且孤傲不逊。

    4.我要这些鬼纸片儿能干嘛,只能留念吗?能不能折飞机呢?

    这些卡片比较厚,不太适宜折飞机,即使折出来也飞不远。

    你如果乐意,这些卡片不会仅仅是爸爸旅游带回来敷衍我们的纪念品:

    李孑则“认为应该进行日常生活的革命,利用明信片做武器来插播自己的想法。他请所有人写明信片给自己的亲朋好友,以比较正式的诉说方式来让他们对东 湖的事情有更多的了解。他也希望能用明信片来向政府相关部门,社会的公共知识分子们传递这些信息。”所以你或许可以把其作为明信片使用:邮寄或者亲手交给 你的家人和朋友,告诉他们武汉东湖正在发生的事情。

    Olivie de Filippo在对东湖进行了为期2周的考察后,做了一张基于武汉地 图的填色游戏卡。他用蹩脚的法语邀请所有武汉市民来参与到这个游戏来,用自己的行动来投票,决定东湖那1/100水域的去向。”市民完成卡片的填色后可给我们回邮,并可在信件中表达自己的想法。请发邮件到我们的邮 箱索取东湖观察者的地址。

    5.卡片都是免费的?我上哪要这些卡片?

    是的,卡片都是免费的!如果在武汉,你可以到以下地点索取:

    武汉植物园“我们家”青年自治中心

    武汉豆瓣书店(面对武汉大学正门右侧)

    德芭与彩虹书店(武汉洪山区街道口珞珈山大厦 A2605

    ……

    (提供索取的地点讲陆续加上)

    5.6.卡片上写的英文“Postcard Project for Estlake”中的est是不是拼错了,该是east吧!

    好吧,的确是拼错了。该死的法文!

     

    [转载自我们的东湖:www.wmddh.net]

  • 最近,东湖的观察者们邀请了几位国际知名的艺术家,印行了一套5式的卡片。这些卡片的主题和湖泊紧密联 系,其作者对城市和水又都有自己的一番或褒扬或针砭的看法。最关键的是,这几个设计师都是腕儿!

    这些腕儿有:李孑(摄影,日本鬼子),Olivie de Flippo(海地),刘维倪(鸟兹别克斯坦),Strom Gang(马来西亚)等。不过他们都不求名利,行事低调!

    更多的资讯,请留意东湖观察者们 的网站上:东湖系列卡片的更新!

    这些鬼东西能干吗?别逗了,你先猜一猜!

    [转载自我们的东湖:www.wmddh.net]

  • 开始时间: 5月29日 周六 14:00
    结束时间: 5 月29日 周六 18:00
    地点: 武汉植物园"我们家"

    西方学生运动:60年代-现在-未来
    60年代是一个反叛的年代,反叛者中尤以那些“决不信任30岁以上的人”的学生最为鲜亮。自1964年,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学生为反抗学校禁止谈论民权运动而掀起Free Speech Movement(言论自由运动)起,学生开始广泛楔入各种新社会运动,冲击既定的社会体制/系统,直到新近燎起的"Anti-Privatization Movement"(教育非私有化)运动。加州大学教授Chris将用普通话和我们聊一聊,自60年代到当下这期间,西方学生的运动轨迹,及其对未来的想像。值得一提的是,对于Chris教授而言,这一脉抵抗运动中,除了“造反”,更包括年轻人如何塑造新生活,实验新生活.

    主讲人:Christopher Connery

    美国加州大学圣克鲁斯分校人文学院教授,现任加州大学上海代表处主任。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东亚学博士。授课和研究范畴是全球性文化研究,包括地理哲 学(特别是海洋哲学),造反运动,想像与未来,文化与意识形态等。著作包括The Empire of the Text: Writing and Authority in Early Imperial China ; The Asian 60s; The Sixties and the World Event; The Worlding Project: Doing Cultural Studies in the Era of Globalization.

    嘉宾:Diego (意大利)

    Diego将用大约15分钟的时间,给我们讲述意大利在68年,77年,80年代以及90年代这些时间节点的特色之处。关键词:(被现代化创造 的)年轻人;大众大学;知识(认识论)和工厂;创造与想象力;主体性。

    时间:5月29日周六下午两点--六点
      
      地点:“我们家”
      
      怎样走:“我们家”位于武汉植物园旁边,武汉植物园站是402#终点站,401#与643#经过站。坐402到终点站下车后,走向植物园大门 但不用走进植物园,而是面对大门左转,顺着马路下行30米左右,遇到一个小商店,然后右拐入小巷,前行40米左右,直到右手边上的墙上有一片涂鸦,其对着 的红墙灰门便是“我们家”(有“东头村3号”蓝色标牌以及红色“188”拆迁序号)。如果迷路,就拨打导游电话:一五八零七一四零九五一。
      
      远吗?:其实不远,离鲁巷不过5站路,离梅园不过两站。有兴趣也不会有距离。

  • 2010-05-13

    dongwu hoibew

    东湖postr.

  • 2010-05-08

    填湖戏

    请将1-6号,8-42号填上蓝色.7号的颜色则由你自己决定.

    fill the blanks 1-6 and 8-42 with blue,than you decide the color of 7.

    (来自一个关于东湖的postcard project.)

  • [转载]明信片上的东湖

    地址:http://www.wmddh.net/?p=523

    我手头上有一套80年代武汉市邮政局发行,北京邮票厂印刷的东湖明信片。其中有一张正好拍到了现在发生的事情中所涉及到的:东湖渔场及其附近筲箕斗等水域。

    这张明信片中是东湖的湖心亭(mid-lake pavilion)。在湖心亭的左边是向湖边突出的一块空地,作观赏荷花用,现在这个地方变成了东湖沙滩浴场。在画面的远处正是东湖渔场和筲箕斗等水域。 且从东湖渔场到湖心亭一路沿岸都是湖水。

    现在卫星地图上看到的:从东湖渔场到湖心亭一路上围湖造起来的鱼塘。这几块鱼塘也正是房产商买下的原本属于东湖渔场的“土地”。

    东湖渔场和其左边的筲箕斗等水域。

    将图片中东湖渔场左边的水域用黄色标出。

    可观察到这块黄色水域上其水岸有几个特征:首先是东湖渔场正门是其右下角,其左下则是通往梨园的路;左上角是向水边突出的岸,右上则有一块成一定角度直线 的陆地。我在这里用红色标识出来。

    将图片中黄色区域拉伸后放到卫星地图上,可发现其基本符合筲箕斗加上两百亩的水域。红色标识的特征也很明显。所以我认为明信片中东湖渔场左边的水域包括了 筲箕斗和两百亩,并且我推测在当时两百亩还并没有被土堤隔断,是完全和筲箕斗相连的.

    另外一个有趣的发现是:隔断两百亩的土堤,和湖心亭所在的那段湖心路,是几乎平行的。

    黄色线标识出了两段平行的道路,在明信片图片中我做的不是很仔细,存在一定误差。红色区域大概就是两百亩所在。

  • 2010-04-13

    武汉人在哪里

    因了google annalystics的不完全统计,我们可以看到武汉人都居住在世界上的哪些角落.

    他们正关注着东湖.

  • 5月23号弄的一个活动,和小王几个过去.第一次见到了李巨川老师.让人感觉很好.看了史文华的昨天明天,里面有李郁,声音画面二人组,有意思.李珞的结局,则似足了忧郁的布老松,给钱的那两个镜头特别逗.后面鸽子那个很巧,要是更接近镜头会如何?更不知道另外一个多两秒的版本会怎样?然后还有李文的几个特别武汉的小片子.都很让人乐.李巨川说不喜欢纪录片里高高在上,拍摄者消失了的神明一般的视角.这点很有意思,的确,我某些时候很讨厌纪录片的一点或许就是由此延伸出来的肩负过多的道义感吧.另外我也讨厌太过于冗长的东西.后面则先走没有看.似乎后面还有拍小八他们欢乐寝室的两个,真让人有存在感:看自己生活的城市,在影像中是怎么样的,和别的影像是接近还是远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