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ttp://www.donghu2010.org/

     

    “每个人的东湖”艺术计划第二回

    去你的欢乐谷!

    [缘起]

    两年前的三月,一个大型地产项目的披露在武汉市民中激起轩然大波:深圳华侨城集团圈去了东湖风景区及周边地区3167亩土地,并将填掉一部分东湖水面,建造两...
  • 武汉湖泊影像调查更新8月到10月份东湖的照片 .

    两百亩水面完全消失!

     

  • 西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Zlduq8Rae3A/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ffkuacH-Rag/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Z1rau3zJOlU/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K8ujkJYcPeU/

  • 2010-08-15

    东湖的公路片

    东湖的公路片

    我和邓坐电单车沿着东湖湖边的公路,绕行东湖一圈。同时我开着摄像机将沿路的风光见闻录制下来,剪成了东湖东南西北四岸的录像。从这些画面里,我们可以看到武汉人在湖边都喜欢干嘛,并且也能了解人的痕迹(公路和建筑等)对湖的侵蚀逼进。

    拍摄进程:

    由于之前对东岸一无所知,7月1号的时候我坐自行车对之进行了考察。7月10号到11号,陪同尧波步行也让我对东湖东岸增进了了解。7月7号开始和邓拍了西岸和北岸,但由于武汉接下来的长时间多雨天气直到18号才完成南岸和东岸的拍摄。

    东湖的公路片vlcsnap-2010-08-04-10h28m35s129.png

    东湖的公路片vlcsnap-2010-08-04-10h28m18s215.png

    东湖的公路片vlcsnap-2010-08-04-10h26m51s111.png

    东湖的公路片vlcsnap-2010-08-04-10h25m56s58.png

    东湖的公路片vlcsnap-2010-08-04-10h25m17s36.png

    东湖的公路片vlcsnap-2010-08-04-10h30m32s29.png

     

    -------------------------------------

    该死的网络我传不上视频!

  • http://special.globaltimes.cn/2010-07/557099.html

    The 30 meters Memorial Wall and its creator Mai Dian. Photos: June Lee

    By Zhang Lei

    A diving platform isn't usually a stage, but when the swimming area at Wuhan's East Lake in Hubei Province was transformed into a theatre on July 14, the audience seemed happy. As the driving rain stopped, the drama began ...

    read more inside.

  • d[x]i_DSC2977.jpg

    d[x]i_DSC2979.jpg

    d[x]i_DSC2981.jpg

    d[x]i_DSC2980.jpg

    d[x]i_DSC2982.jpg

     

  • 100714吴梦戏剧免费的xx09cp36.jpg

    100714吴梦戏剧免费的xx11cn08.jpg

    100714吴梦戏剧免费的xx15cn19.jpg

    100714吴梦戏剧免费的xx16cn22.jpg

    100714吴梦戏剧免费的xx17cn23.jpg

    100714吴梦戏剧免费的xx19cn33.jpg

    100714吴梦戏剧免费的xx20cn40.jpg

    100714吴梦戏剧免费的xx21cn41.jpg

    100714吴梦戏剧免费的xx25cn62.jpg

  • 100710绕行东湖cp09.jpg

  • 尧波9号下午四点到了植物园,是早上从南湖花园步行过来的。那块就是湖填了的平地做的小区。张轶晚上给她录了音做了采访。我们定下第二天10号一起绕东湖走一圈。同行有尧张和陈岑和我。计划是从植物园出发往西经八一游泳池和风光村,绕水果湖到梨园,晚上在两百亩过夜,11号往东走东湖东岸。第二天我们四个刚出来竟发现麦的狗皮皮跟着我们出来了,一路护送我们。在游泳池和凌波门休息了下。在东湖疗养院门口有只喜鹊一路跟着皮皮。凌波门水边,我和张在高一点的跳台上皮皮也要上来却跳不上。在水果湖吃午饭,第一家莲花小厨的老板看见我们带着皮皮就说下班了非不让我们进。我们去了甜蜜蜜吃,坐窗口的位置,皮皮就在外面等着。它特怕生,不愿吃东西。服务员弄了些鱼和骨头它只吃鱼。还有我们吃剩的猪肝。在武大医学部对面的宾馆躲雨。因为说起05年崔健就住这,我们唱起了他的歌。皮皮满身水,直往宾馆们前的地毯上蹭,特别逗。然后张给我和陈岑在医学部录了音。继续前进,在艺术馆和博物馆那儿我们往东走了往梨园的小路,在一个小区楼下的民生银行的24h取款机铺开垫子休息,一直很大雨,皮皮一身臭味进来后把原来在这躲雨的人都熏走了。出来走路的时候它被一只很凶的吉娃娃吓的不敢靠近。我们从梨园后门进,当时6点多了已不收钱,皮皮进去遇见了只类似赛狗的公狗,它尾巴终于翘起来了,不像在城里没精神的搭着。两个伙伴互相追逐,玩的很高兴。皮皮果然是同性恋。在梨园一路沿湖走桥,树上的鸟也跟着皮皮,还飞下来很低的略过皮皮的背。太神奇了。
    天黑了到筲箕斗,还帮一架熄火的面包车推车,结果那车还是没点着。我当时想:哇真公路片。在两百亩本想去和平陵园搭帐篷,要去敲门房的门。那大门锁了门房却空无一人,灯开的亮亮的,我心里毛毛的说还是别住这。还说这墓地的主人要遇上我们,肯定讲自己刚从深圳华桥城回来(前阵深的欢乐谷出事故)并要留我们打麻将的。打门关了我们可难逃出来,擅闯进去太冒犯了。于是去了上次夜袭两百亩时住的一家村民家的楼上。是被Violent demolition的一层破房,上楼的楼梯被堵了只能用木梯爬上去。我是用蛇皮袋装了皮皮背上去的。我再送张到中北延长线公路上拦车去,他晚上不和我们一起而要回植物园的,两个人下来了皮皮却跟着叫了两声,也跳下来了,跟着我。送走张后又跟着我回来。上楼的时候我看它很懂事的拐进楼下的屋子了,没叫。想必是知道我们在上面,就不担心了,会在楼下等着的。晚上蚊子特多,尧和陈吹起的气床也没用,我点了三个蚊香放周围,就三人都钻帐篷里了。次日9点起来,却不见皮皮了。早5至6点时还在。我那时是听见叫的。那时房主开车出去,可能把皮皮吓跑了。我们在两百亩附近找了好几圈无果,留了村民电话,中午吃了点东西11点半继续走。一只有雨,沿着东湖渔场和窑塘湖往北,走到东湖东北角,有一条大长堤将东湖的东北一块隔开,我们沿着堤走,堤上长满了杂草树木,只一手肘宽的边缘可走路。堤的南边种了浮水的莲荷,往南往茫茫的一片在烟雨中极美。在堤的东边走到尽头,是个水闸,有群大叔垂钓。知道我们走过堤来都说厉害。到了东边岸了,是叶家湾。去一户人家问路,那家的大妈看我们三人两伞就送了一把三给我们。往外经医学教育中心东湖局到黄家大湾,往南走落雁路到李家大湾。这落雁路往南是进湖心路到磨山的,我们却要在一个叉路口沿湖东岸走。往东走过两边都是水面的路再往北到高铁线附近。结果过了两边都是湖的路,尽头是个类似度假村的大院子,荒凉不堪满地羊粪。果然湖岸的几个洋楼住了一群山羊,跑在楼里楼外咩咩叫,很神奇。我们要往北走,只好翻越这个度假村的北墙。刚好这墙结尾一段修到水边,用铁栏拦着伸到水里。水里有些砖石和一段施工用的竹桥板,我们钻过去,往北走,都是荷塘。中间有两处断埂过不去,幸好陈岑提议回去拿那竹排板,才过去的。但第二处太宽了,竹板又滑,我先过去,陈第二滑踩到水里,尧第三一屁股坐到水里,相机进水。到了岸上进了村,仿佛一个无人村,只见到一个人,问了才知到了先锋村。往外走就到了武汉科技大学城市学院,在大路上往北远望见武汉火车站。旁边就是高铁的高架铁路。我们沿着高架铁路往南走,嘲笑飞奔的列车,讲自我实现和女性主义,到了解何村高铁架到水上我们转道了青王公路上。天色渐黑,大概已晚7点半。在一叫武东加油站休息,和缅腆的网游男服务员搭讪,再往南走。沿途看火车车头灯在暗夜中射出光芒。经一铁路桥洞,已积满雨水,水高齐腰。三人又攀行路中绿化带,因其较路高。又一火车经过,车厢灯光映入水中无比美幻。往南经四座桥,就到珞喻路,再一路往西经某士官学校,经一在建立交桥(上武汉三环线的)就到了森林公园。往前到华工后我们吃了些烧烤,再走喻家湖到团山路(我和小王夏天的时候去过那附近游泳)就回到了植物园。时间已晚上两点。累趴下了。
    次日麦和尧骑车沿路走西岸,在梨园后门找回了皮皮。看来是他在那里有吃羊肉串和跟狗伙伴玩的美好回忆。太神了,皮皮万岁!忧郁如麦巅懒惰如燕子。真正的无欲无求的狗,无政府主义的狗!

    -------------------------------------------------------------------------------
    尧波的叙述:子杰的腿毛保护了他~
    http://www.wmddh.net/?p=892
    东湖徒步 与湖同眠

  • http://www.donghu2010.org/member.php?id=41

     

    三十米纪念墙


    实施者:乌云,子杰,麦巅

    实施地点:东湖渔场被拆宿舍废墟(北纬30°35′36〃,东经114°23′22〃)

    实施时间:7月3日-4日-墙被推倒

     

    缘起(麦巅)

    之“三十米”

    30米,嗯,30米。离湖岸线30米范围内“不准开发”,这个距离对于湖泊的保护能否有实际意义?我们并不能妄言它的是与不是。可能30米能够维护 湖泊生态,也可能于事无补,无法阻止资本向湖岸线的冲击。无论如何,只消想想,30米是在何时何种情形中诞生的,就能发现这个数字的吊诡。“30米”更像 是一个公关数字,是危机的产物。是否出于对环境和公共资源诚心诚意的呵护,叫人怀疑。再次,“30米”更像是一个妥 协和安抚的数字。妥协者只取了“30米到50米”的最小值,与湖泊保护专家所坚持的(至少)100到200米的数字相去甚远,只需要从 华侨城规划图上被迫抹白的部分割去30米的边缘,就可以安抚和平息异议者和反对者。因此,第三,30米可以在让土地利用者出血的同时,却又最大程度地争取 了其利益。以退为进,舍小取大,这样一来,30米反而为地产商提供了一个开发的合法性,它的损失(或者说,与它原先预期的收益的差距)不至于太大。因 此,30米极有可能是一个障眼数字。这个用来代表政府治理湖泊的“坚定决心,雷厉手段”的数字不过是用来防挡市民那无法测量也无法给予具体限定的护湖之 情。且不说30米与“不可测量”之间的比例,30米究竟是不是如想象的那般“坚定”也叫人怀疑。

    于是我们带着这些问题和猜想去东湖渔场测量30米到底有多长。之所以选取东湖渔场,是因为,假如两百亩和绍基斗到底是不是一个湖(我们到底是保护一 个叫做“东湖”的公共水源,还是保护所有的水源?)尚有争议的话,那东湖渔场临靠湖岸线是不容置疑的事实,其在东湖生态区内的核心保护地带的地位则是不容 质疑的。

    结果不出我们所料,30米远不如“坚定决心”制造的幻觉所以为的那么长。对于一个面积达33平方公里的大湖而言,30米看起来不过是一条最基本最必 须的“湖埂”。而同时,这30米只是东湖渔场宽度的七到八分之一,也就是说大部分东湖渔场的范围位于30米之外,是可能被开发的。而30米为开发提供了合 法性,至少不让它成为非法。(有必要追究《东湖风景区管理条例》与现在的《湖泊治理办法》的矛盾:依据前者,东湖渔场这一块核心保护区内的湿地是断不可开 发的,而依据后者则是可以,而《办法》有没有将这块湿地以及类似的地带设定为例外,我们不得而知)。在现场,我们看到华侨城的建设指挥部已经在其“规划用 地”的另一端建起,正在填埋那里的湿地,向这边的湖岸线逼近。而在我们所站立的位置,即东湖湖岸线旁,则矗立着一堵墙,就在不久之前,它还和它脚下破碎的 砖瓦兄弟姐妹一起,共同构筑了一个渔民生活的宿舍区。

    之“墙”

    墙让人感觉突兀而且特别。不知道为什么拆迁者为何单单留下这一面墙。凭直觉,它的长度大概在30米左右,走过去一测,果不其然,33.7米。因此, 这面墙一下子有了一种特别的意义。首先,它告诉我们30米物理上有多长,30米在东湖渔场的相对长度,以及它在这个公共空间的相对长度。而同时,这面残存 与废墟上的墙也让我们看到了这样的30米――一个安慰性和权力的数字是从何处诞生的,这个数字的母体不是一个相关公务员的环保意识,而是一个破坏者所用来 化解其破坏所催生的反对意见的公关手法的结果。无意中,渔场、拆迁者(工人或者监督者)与我们完成了这样一件作品:在生态破坏的废墟中,破坏者清晰地展示 了其宣言所暗藏的“猫腻”。

    之“纪念”

    30米是一个单向的数字,也就是说,是一个由相关部门(其中还应包括开发建筑单位)闭门谈出来的一个数字。专家 可以扮演得只是建言者角色,普通市民则完全被排除在外,而且,后者本来就是这数字所要安抚的群体。对于新闻媒体媒体上的30米,被严厉限制得的市民能说/ 做什么?就像牺牲者总是被安排纪念自己的牺牲一样,这个已经被毁灭的居住空间留给了我们又一次来提示自己的牺牲的机会。然而,这个讽刺性的纪念只是暂时 的,并且,它标识着更为残酷的牺牲正蠢蠢欲动,即将来临。可以设想,这面墙从左向右13.7米处向外(墙离湖岸线有10米的距离),推土机可以合法进入, 水景酒店不再被禁止。30米?从一开始,它不过就是渔利者在嘴里嚼碎后吐出来的残渣,一如满地的垃圾。(麦巅)

     

    实施概要(子杰)

    1.该墙应为原东湖渔场职工联排单身宿舍的厨房,原建筑坐北朝南,其东面为东湖白马风景区水面,其西面穿过两个鱼塘后为东湖筲箕斗水面。北面和南面 皆为鱼塘,南面有10米宽小路可由东湖渔场正门达该地。现拆迁后只余北面墙体一块,共十个窗户总长30余米(具体为33.7米),厚0.15米,且墙体基 本垂直于湖岸。墙体最东处的基底离东湖湖岸线有10米的距离。最东处有一高约30米的水杉树。墙体和东湖的水面,鱼塘及水杉一同将成为东湖三十米纪念墙的 组成部分。

    2.现定该墙体北面为A面,南面为B面。从A面看,墙体掩映在绿树绿水之间,有极好的风水。从B面,我们则看到“废墟”。

    3.我们决定在A面墙体最中央即第五和第六扇窗户之间的空白处,写上大字“叁拾米”(使用大写汉字),并在墙的两端划上起止线后,于“叁拾米”大字 下标注“33.7m”小写/阿拉伯数字。

    4.B面的第四与第五扇窗户(从右到左,即由西到东数起)之间的白墙上写上以下文字:左边为横排“30米纪念墙”大字,左边为竖排:“武汉市《湖泊 管理条例》:湖泊水域线30米内不准搞开发”小字。并在墙的两端画上起止线。

    5.由此该墙能真实的反应武汉市《湖泊管理条例》中所谓水域线30米到底有多宽,并被我们命名为:东湖三十米纪念墙。

    6.东湖三十米纪念墙不只是一面墙,也包括了其周围的湖水,鱼塘和树木一同构成的景致。而原来东湖渔场职工在其厨房所遗留下来的如红色锈迹的水池, 窗台上的油烟,蜡笔小新人形的挂钩,朝北施威的照妖镜等细节都为之平添光彩。

    7.纪念墙除了以上提到的地方喷写了字句外,其他地方为空白。我们邀请大家一起来完成这个纪念墙的内容:各位可以空白的地方涂鸦, 提出自己对于30米红线的看法。

     

    预想图

    丈量墙体

    B面第四和第五个窗户之间墙上所写的文字

    B面墙的两头的起止线

    A面所写文字:“叁拾米”和“33.7m”

    A面墙两头的起止线,08画面中间为墙旁水杉树

    东湖三十米纪念墙全景

    晨曦中的纪念墙

    傍晚的纪念墙

    纪念墙上的一些残留的生活细节

    纪念墙所在位置示意图,以及离水域线30米距离示意

  • 2010-07-18

    100701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