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7-18

    子杰的腿毛保护了他:绕东湖徒步一圈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unelee-logs/69666661.html

    尧波9号下午四点到了植物园,是早上从南湖花园步行过来的。那块就是湖填了的平地做的小区。张轶晚上给她录了音做了采访。我们定下第二天10号一起绕东湖走一圈。同行有尧张和陈岑和我。计划是从植物园出发往西经八一游泳池和风光村,绕水果湖到梨园,晚上在两百亩过夜,11号往东走东湖东岸。第二天我们四个刚出来竟发现麦的狗皮皮跟着我们出来了,一路护送我们。在游泳池和凌波门休息了下。在东湖疗养院门口有只喜鹊一路跟着皮皮。凌波门水边,我和张在高一点的跳台上皮皮也要上来却跳不上。在水果湖吃午饭,第一家莲花小厨的老板看见我们带着皮皮就说下班了非不让我们进。我们去了甜蜜蜜吃,坐窗口的位置,皮皮就在外面等着。它特怕生,不愿吃东西。服务员弄了些鱼和骨头它只吃鱼。还有我们吃剩的猪肝。在武大医学部对面的宾馆躲雨。因为说起05年崔健就住这,我们唱起了他的歌。皮皮满身水,直往宾馆们前的地毯上蹭,特别逗。然后张给我和陈岑在医学部录了音。继续前进,在艺术馆和博物馆那儿我们往东走了往梨园的小路,在一个小区楼下的民生银行的24h取款机铺开垫子休息,一直很大雨,皮皮一身臭味进来后把原来在这躲雨的人都熏走了。出来走路的时候它被一只很凶的吉娃娃吓的不敢靠近。我们从梨园后门进,当时6点多了已不收钱,皮皮进去遇见了只类似赛狗的公狗,它尾巴终于翘起来了,不像在城里没精神的搭着。两个伙伴互相追逐,玩的很高兴。皮皮果然是同性恋。在梨园一路沿湖走桥,树上的鸟也跟着皮皮,还飞下来很低的略过皮皮的背。太神奇了。
    天黑了到筲箕斗,还帮一架熄火的面包车推车,结果那车还是没点着。我当时想:哇真公路片。在两百亩本想去和平陵园搭帐篷,要去敲门房的门。那大门锁了门房却空无一人,灯开的亮亮的,我心里毛毛的说还是别住这。还说这墓地的主人要遇上我们,肯定讲自己刚从深圳华桥城回来(前阵深的欢乐谷出事故)并要留我们打麻将的。打门关了我们可难逃出来,擅闯进去太冒犯了。于是去了上次夜袭两百亩时住的一家村民家的楼上。是被Violent demolition的一层破房,上楼的楼梯被堵了只能用木梯爬上去。我是用蛇皮袋装了皮皮背上去的。我再送张到中北延长线公路上拦车去,他晚上不和我们一起而要回植物园的,两个人下来了皮皮却跟着叫了两声,也跳下来了,跟着我。送走张后又跟着我回来。上楼的时候我看它很懂事的拐进楼下的屋子了,没叫。想必是知道我们在上面,就不担心了,会在楼下等着的。晚上蚊子特多,尧和陈吹起的气床也没用,我点了三个蚊香放周围,就三人都钻帐篷里了。次日9点起来,却不见皮皮了。早5至6点时还在。我那时是听见叫的。那时房主开车出去,可能把皮皮吓跑了。我们在两百亩附近找了好几圈无果,留了村民电话,中午吃了点东西11点半继续走。一只有雨,沿着东湖渔场和窑塘湖往北,走到东湖东北角,有一条大长堤将东湖的东北一块隔开,我们沿着堤走,堤上长满了杂草树木,只一手肘宽的边缘可走路。堤的南边种了浮水的莲荷,往南往茫茫的一片在烟雨中极美。在堤的东边走到尽头,是个水闸,有群大叔垂钓。知道我们走过堤来都说厉害。到了东边岸了,是叶家湾。去一户人家问路,那家的大妈看我们三人两伞就送了一把三给我们。往外经医学教育中心东湖局到黄家大湾,往南走落雁路到李家大湾。这落雁路往南是进湖心路到磨山的,我们却要在一个叉路口沿湖东岸走。往东走过两边都是水面的路再往北到高铁线附近。结果过了两边都是湖的路,尽头是个类似度假村的大院子,荒凉不堪满地羊粪。果然湖岸的几个洋楼住了一群山羊,跑在楼里楼外咩咩叫,很神奇。我们要往北走,只好翻越这个度假村的北墙。刚好这墙结尾一段修到水边,用铁栏拦着伸到水里。水里有些砖石和一段施工用的竹桥板,我们钻过去,往北走,都是荷塘。中间有两处断埂过不去,幸好陈岑提议回去拿那竹排板,才过去的。但第二处太宽了,竹板又滑,我先过去,陈第二滑踩到水里,尧第三一屁股坐到水里,相机进水。到了岸上进了村,仿佛一个无人村,只见到一个人,问了才知到了先锋村。往外走就到了武汉科技大学城市学院,在大路上往北远望见武汉火车站。旁边就是高铁的高架铁路。我们沿着高架铁路往南走,嘲笑飞奔的列车,讲自我实现和女性主义,到了解何村高铁架到水上我们转道了青王公路上。天色渐黑,大概已晚7点半。在一叫武东加油站休息,和缅腆的网游男服务员搭讪,再往南走。沿途看火车车头灯在暗夜中射出光芒。经一铁路桥洞,已积满雨水,水高齐腰。三人又攀行路中绿化带,因其较路高。又一火车经过,车厢灯光映入水中无比美幻。往南经四座桥,就到珞喻路,再一路往西经某士官学校,经一在建立交桥(上武汉三环线的)就到了森林公园。往前到华工后我们吃了些烧烤,再走喻家湖到团山路(我和小王夏天的时候去过那附近游泳)就回到了植物园。时间已晚上两点。累趴下了。
    次日麦和尧骑车沿路走西岸,在梨园后门找回了皮皮。看来是他在那里有吃羊肉串和跟狗伙伴玩的美好回忆。太神了,皮皮万岁!忧郁如麦巅懒惰如燕子。真正的无欲无求的狗,无政府主义的狗!

    -------------------------------------------------------------------------------
    尧波的叙述:子杰的腿毛保护了他~
    http://www.wmddh.net/?p=892
    东湖徒步 与湖同眠

    离开重庆经过武汉,顺便看看朋友们,偶遇大家近来的生活都与东湖有关。作为一位过客,偶尔漂过他们的生活,总有一种多余之感。

    于是来到东湖等待一位朋友,一个星期之后,他将从北京回来,我们已经有五年没见面了。

       2010年7月9日到7月15日是武汉雨量空前密集的一个星期,东湖在烟雨凄迷之中,越显浩瀚之态。

    徒步路线

    红线:从南湖到东湖(独行)

    2010年7月9日上午9:00从南湖中央花园锦鹃路1单元102号出发,从瑞安街转楚雄大道。10:34到达武汉理工大学的南门,正对着理工大是气势撼人的图书城,貌似两位连体的科学博士。穿过理工一桥,行走在工大路上,再也看不到熟悉的民居;老校区的画室被装上了金属栅栏,打上了科学技术发展院的标识;北门边上可爱的红砖楼正在变成钢筋水泥的巨大的变形金刚。大约11:00走出武工大的北门,迎面而来的是未来城的巨幅广告,在街道口繁忙的上空带领着人们快步奔向明天幸福的时光,好一个欣欣向荣的海市蜃楼!穿过街道口,经武汉大学的正门,在八一路的一家鞋店买了一双康威,热心的店主告诉我在广埠屯有一家户外用品店,12:30找到“武汉溯·缘户外旅游用品店”,买了一顶果绿色与灰色相间的帐篷,背包变得有些沉重了,需要充充电。看见拐角处有一家 “江西煨汤馆”,进去吃了午餐。大约13:50踏上卓刀泉北路,终于来到了东湖边上,14:30从风光村进入东湖,16:34到达武汉植物园,在门口等候麦巅。

    麦巅住在植物园附近的东头村三号,门口有一面“勇气1984”的涂鸦墙。这栋两层楼的东湖小楼聚集着一帮社会实验者,穿梭着各地的来访者。今天就有三个远道而来的朋友,除我之外,还有来自上海的社会戏剧家吴梦和来自北京的录音师张轶。晚上Yohan为大家做非洲鸡,他是四川姑娘马萍的瑞士男友,在这里暂居,两个月里,安静地用绘画重新描述着他的记忆,十七号在这栋小楼的客厅有一个他的个人画展。

    晚上还遇着王俊平和张海,这两位老朋克正在忙着装修他们自己的披萨店。十二点过,晓晨的妈妈来找离家出走的女儿,女儿躲在屋里,坚决不出来。女儿在屋里哭,妈妈在外面闹,麦巅沉着地在她们之间调解,总算平息了这场闹剧。

    麦巅的住所

    绿线:从植物园到200亩(4+1组合,张轶、陈岑、子杰、尧波,东湖的一条狗皮皮)

    2010年7月10日早上我们整装待发,皮皮的主动加入使我们格外欣喜,整个就是“西游记”的现代组合。皮皮一会儿在前,一会儿在后,一会儿在左,一会在右,尾巴翘起,像一条狗尾巴草。这个西游记组合行走在水果湖的步行街上,看起来特别好玩。皮皮在家的时候,总是躺在地上,任何人的到来似乎都与他无关。大家都说他是冷漠的皮皮。今天他一改平常的作派,与遇着的狗狗驰骋在草地上,就像一只草原上的野马。他矫健地行走在小路的中央,树上的鸟儿,成之字形来回飞行,接近皮皮的时候飞得很低,皮皮像一位君王一样接受着他们的欢迎,这个场景真得很有趣。

    水果湖步行街

    我们到达200亩的时候,天色已黑,雨越下越大。那片被填的湖在夜色中看起来像是一片荷塘。当我们经过一座陵园的时候,发现门房虽然有灯,但并无一人,本想在此安营扎寨,总觉得我们像是一帮胆怯的侵略者,就说笑着离开了。子杰建议我们去前面不远的和平村,那里有拆迁后剩下的几户人家,他前不久曾在一户被强行打破的屋子借宿。大约晚上九点,我们顶着倾盆大雨来到这户人家,主人接受了我们。上二楼的楼梯已经被堵死,主人给我们一个小楼梯,我们鱼贯爬上二楼,张轶和子杰把皮皮装在一个麻袋里,扛上二楼。因为只有一个帐篷,子杰就送张轶到外面的大路上找车回家,皮皮也跟着去了,回来的时候皮皮上不来,就留在了楼下。陈岑和我支起帐篷,小屋里的蚊子围着我们饱餐,顷刻间我俩就变成了石榴,急忙钻进帐篷避难。这一晚我们都睡得很香,帐篷外的蚊子眼巴巴地看着我们,彻夜难眠!

    东湖200亩夜晚

    蓝线:从200亩到武汉植物园(三人行,陈岑、子杰、尧波)

    2010年7月11日,早上九点发现皮皮不见了,皮皮特别怕生,只要有人赶他,他就会跑掉。我们在200亩附近寻找了两小时,也不见他的踪影。最后,只有留下我们的电话给房主,并给麦巅打电话,指望着他能倒回来找我们或者能沿路回家。

    东湖200亩早上

    11:10继续往东北方向行进,大约12:50到达防波堤的起点,穿越防波堤到达东湖的东岸。这是这次徒步最艰辛的四十分钟,窄窄的堤由于少有人行走,荆棘丛生,陈岑和我的手脚都被植物割出道道伤痕,子杰的腿毛保护了他。

    东湖以北防波堤的起点和平村

    东湖以北防波堤的终点叶家湾

    从李家大湾到黄家小湾,还要穿过一片芦苇丛,在跨越一条两米宽的湖面时,我掉进了湖里,湖水不算太深,只是把兜里的相机和包里的睡袋浸湿了。

    往东岸的芦苇丛

    终于踏上了一个村庄,走了半天也不见一个人影,原来我们已经到了先锋村,这是东湖徒步的最北站,这时已接近傍晚。我们沿着高铁下正在修建的公路往南行走,到达解何村时,天色已黑,怕在泥路上遇上蛇,就转到青王路上。整个东岸线正在开发之中,相比西岸少了许多人声和车声。这时大雨倾盆,我们在武东加油站歇脚,陈岑和我的脚已经被磨破,鞋子也早湿透了。当脚晾干后,放进湿鞋里,更是疼痛难忍,子杰在一旁鼓励我们。这一天雨下个不停,我们三人全身都湿透了,地图和包里的物件也湿了,前面再也无法接近东湖的水域,还想明天去找皮皮。于是,我们决定把两天的行程并着一天,连夜赶回植物园。在珞喻路上,我们美美的吃了一顿烧烤。陈岑和我赤脚走在喻家湖路上,真是天可怜我们,这条路异常干净,深夜两点我们回到东头村三号。

    2010-7-12沿绿线寻找皮皮

        上午一直在下雨,中午买了雨衣,麦巅和我骑摩托车沿绿线寻找皮皮。估计他最难回家的地方是水果湖的步行街,在步行街尽头一位看管车位的老太太说:“十点钟有一只黑不黑,白不白的流浪狗在附近游荡。”我当时深信是皮皮,于是,我们在附近寻找,里面有一个有小狗塑像的公园,问了几个小孩说是看见一只毛毛挡住眼睛的狗狗,听起来又不是皮皮。于是我们继续沿着绿线继续寻找皮皮,特别是在我们曾经停留的地方:水果湖边、弘毅大酒店、武大医学部、省博物馆,都没有皮皮的影子。在东湖公园的门口还问了卖羊肉串的突厥帅哥,皮皮喜欢吃羊肉窜,他也没见过皮皮。我们继续穿过公园在沿湖路的梨园广场的路边,我看见一条背对着马路的狗,我冲口而出:“那里有一条狗,但不是皮皮。”麦巅接着就说:“那就是皮皮”,我们呼唤着“皮皮,皮皮。”向他狂奔而去,这一次,皮皮终于像一只狗一样地跳跃着向我们哼哼唧唧,麦巅马上在旁边的小亭子买了一只卤鸡腿犒劳皮皮。皮皮看起来并没有想像的那么脏,我们带着皮皮去200亩的看30米纪念墙,这堵无意间留下的残墙,看起来就是一件独一无二的艺术品。这时雨停了,太阳出来了,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2010-7-13 为大家做了一顿乌托邦大餐

        已经很久没做饭了,终于有机会为大家做一顿“乌托邦大餐”,主菜是土豆烧牛肉。

    风扇下的乌托邦大餐

    2010-7-14参加吴梦的社会戏剧“免费的XX”

    这一天下午终于停雨了,大家都来到凌波门,湖水长得好高,吴梦和武汉的草台班、江湖戏班和青年自治中心的朋友们在彩排,另外还有一位专程从上海赶来的美国朋友Chris,他说这是一次短途实验。他是一位中国通,他几乎可以想到他遇着的每一个人的需要,晚上还带着我们找露营的地方,并有很多障眼法突破防线。Chris、吴梦、麦巅、sabu还有皮皮,陪着我在武汉植物园寻找一块适合安营扎寨的地方。Chris带我们到了湖中的一个观鸟台,这里太美了!吴梦决定留下来陪我。第二天吴梦和Chris走了,他们在火车上都给我发了短信,认识他们真的很有意思。

     

    东湖凌波门的社会戏剧

    武汉植物园的观鸟台

    早上7:30终于看见了一丝阳光

    2010-7-15 夜游磨山(五人,张轶、子杰、sabu、麦巅、尧波)

    夜游磨山

    磨山刘备郊天坛

    2010-7-16早上,下了一阵小雨,终于放晴了,一个星期的东湖生活结束了,雨也停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100701照片 2010-07-18
    8drms 2010-07-18
    丰子恺的画 2008-0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