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6-11

    对玉林台倾计节目小议论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unelee-logs/40849837.html

    我人不在其地此议论当属隔墙申耳,必有不实.

    这个节目还是做的不错,奉承的话就不说了.
      其实整个编排是有一定问题的:缺乏年轻人的参与.
      我们想象:每当要做节目的时候,养老院的护士们推着轮椅把老头们推出来围一圈,接受采访,多么悲哀!(看来我说话真是刻薄到家了).这当然和小地方的人才流失相关,年轻人都往外跑了,或者不关心本地文化;但是编导没有希望年轻人的参与,是否也是一个原因呢?
      1.第一期讲起哪里的玉林话最正宗,自然不会是以乡下为标准.一个语言是要有经济和政治的支持的.
      2.希望玉林话能够自成一个方言,初衷当然好:我们的确需要一个自尊的文化,而不是接受别的文化殖民(似乎严重了).只是老头儿们(当然没有什么轻蔑的意思,我是尊重老人的.我尤其敬佩陈家庭老师.)说出来的里头都不充分.
      理由不外乎:a玉林话中的某些壮语借词.b玉林本为西瓯之地.
      首先,某些壮语借词我认为是壮语从汉语借去,然后再传给玉林话?这只是猜测,比如囊字武汉话也是如此表达.而所谓汉语并非如纳粹所宣扬的主义 般是纯粹的民族和语言发展下来的.首先汉族就是各种民族的融合形成的,其本源大家都公认假定是最早的华夏族.然后汉语则融合了许多的外族语言.举更贴切的 例子就是粤语同样有很多的壮语借词,如这之呢,如表阴凉之yaan,都是.这不能说粤语其实偏向壮语,而不是偏向汉语吧?另外片中字幕错别字颇多,岳母之 再娜的写法很多人都写错包括92年版玉林市志,其他如他之渠/佢/其等.
      其次,语言成立的前提当然是一旦不能互相对话则为两种语言.但是我也说了,语言是受政治经济影响的,这是前提之二,如英语德语;更如汉语: 粤语和普通话(官话)不能对话,但他们还是一种语言下的两种方言,而不是两种语言.玉林话和广州话不能对话,但是是一种方言下的两种次方言.如梁忠东老师 说的,很多人都把粤语和广州话画上等号,但这是错误的认识.的确是:广州话和玉林话不是父子关系,而是兄弟关系.但玉林话的确是粤语的一种次方言无疑.玉 林现在的经济和政治情况并不能让他单独的成为一个和粤语并驱的别的什么,除非这个地区能够独立.(看来说多了.)
      然后玉林的确是西瓯之地,八景中的西瓯池就是很好证明.但并不是这个地方之前属于蛮荒之地(唉我又大汉族主义了)就证明这个地方的语言就是 蛮族的语言(抱歉)."那"字在壮语中是田地的意思,这个在地理语言学里面都知道,而这个那字所显示的地区不但玉林有,而且还延伸到广东的中东部.那我们 说,广东的粤语是壮语而不是汉语了吗?

    李绍昉的那期还好,至于何大官人的那期,传说也没说清楚,画也是拿海瑞的来充数,最让我烦的是那些何氏子孙一个两个来扭正和修改.传说已经不是他们家的事情了,而是整个地区的文化存在和心理需求.

    再说个题外话,话说我一个高中同学丫以前从来不说玉林话,竟然主持起倾计这个玉林话节目来了.太别扭,起码对我来说.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midi,cultyouth 2007-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