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2-17

    童和秃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unelee-logs/35314014.html

    昨晚小王短信来,说正看cctv6上播李翰祥导演的清宫戏。里面讲到“童”字有秃的意思。真让人惊喜。后来查了汉语字典,果不其然。
      1.同源和汉字之前。
      首先我们可以想像先民最先的表达都是口头的,也就是用音节来传播自己的想法,接收别人的信息,也就是交流。那么早在汉字出现之前,我们的交流 是依靠的是发声的音节。假设最初中国的汉族群没有走上使用汉字的道路,而选择了拼音,有人或许会说不同意思的字却有同样的音那么一定会造成很大的混乱的。 这个“或许”是不必要的担心,一个系统自然会有完善的自我调节,而重要的来了:同音未必没有有相似的意思。不说架空的历史,我们回到正常的时空来,那么就 是说先民口头说的音节,经过漫长的演化最后落实到了汉字,然后同一个意思有同一个音,因为不同的指涉变成了不同的汉字。比如许,舒,抒几个字。王力的同源 字典就是专门解决这个问题的。
      童和秃无疑是同源的。
      2.说说玉林话里的小称变音。
      童和秃是同源,那么为什么这两个字的音是不一样的呢?在普通话里一个念tung一个念tu。我们可以拿一些所谓演变造成变化的例子来说明:江 jiang扛kang工gong,但尚不够确切而难以说明问题。那么我们到保留了大部分古汉语的粤语里求解吧:粤语童tung秃tuk,粤语次方言玉林话 童dong秃toc。大家还是会问,那更不一样了!
      其实不然,接下来我们来说说玉林话里的小称变音。
      玉林话里,当形容对象小而可爱惹人喜欢的时候,不同于普通话在词尾加上儿化音,也不同于广府话里在词尾加上仔字(当然,也有在词尾用仔字或者 儿字,如烂仔,鸭儿,用法均同广府话,但不能表达可爱而惹人欢喜这一层意思),玉林话会使用小称变音。即读音变软。(可参考师专梁忠东老师的文章)
      在这里,toc变音成为tong,玉林话多浊音,转为dong,较toc之硬邦邦的入声以有小而可爱之意。一个秃,一个童,音节带有了意思的表达。这是否比朱老叶来叶去,郭老呢喃一音之转要确切的多了呢?
      3.手头没拿到王的同源字典,还没查到秃和童在上面会如何写,匆匆而就。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