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1-29

    和传说的界限09:我的waan kgew大伯祖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unelee-logs/34408697.html

    lee waan kgew是共和国的革命烈士。我倒不希望再去说些冠冕堂皇的话,不如八卦一些他儿时的故事。
      1.大海战。我的爷爷叫lee做老兄,我叫lee做大伯祖。其实我,甚至我爸从未见过他的面。爷爷倒是常常说起他,打心里是钦佩的。waan kgew也曾给过一些马列书籍给爷爷,只是爷爷的父亲不准爷爷参与其中,爷爷也对之无甚兴趣。只是说起儿时一起玩耍,一群小孩子以他为“大粒”(粒读 naap,大粒即首领),一切皆以为是。一战后出生的这群小孩子,把李家宅院巷子里的巷门门板拆下来,当作军舰,搬到水塘里大打水仗。lee waan kgew自号“德意志”,而其他孩子则封为英吉利法兰西日本,我爷爷是意大利,而弱小的中国只能是弱小孩子的称呼。这的确很有20世纪少年里朋友的味道。 让我儿时也羡慕不已。
      这次大海战里,lee的下部被蚂蟥所附,苦笑不已。家中用烘热的火吹筒对着一吹,方才掉落。此是逸事。
      2.鱼虾撒网。这群孩子到了节日便到处胡闹,到别处舞狮玩耍。我另外一个细伯祖喜好捣乱,正要胡闹,大哥waan kgew一时火起,手拿铁皮刀片劈将下去,小哥们儿情急之下,拿起手边的火笼一挡,火笼连瓦盆竹篓碎成几半,灰碳飞扬。事后这小哥们儿只好自我解嘲道:这 招叫鱼虾撒网。
      注:火笼是用来暖手的器具,圆球型,用竹篓装着瓦盆盛以草灰,碳埋其中可烘手干衣。
      3.waan kgew的亲弟是当时自卫队的成员。当哥哥造反的时候弟弟不明就里的也跟着去,谁知道待到了自己大哥。而他的父亲是汕头警察局局长,得到消息匆匆赶回却救不到自己的孩子。
      4.waan kgew就义将死,其他的同志早软的不成样子,只有他还撑着,一点没有害怕的样子。嘴里还不住的漫骂,当局只好给他上口闸,就是给驴马咬的嚼子一般的器具。行刑时说话含混。
      其父在人群中远观,黯然下泪,其放声一吼:哭甚哭!当冇生过我只囝了!云云。
      
      儿时记忆,家长处得闻,有不确切处甚多,仅作记事。
      以怀祖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