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1-29

    和传说的界限07:dgaan lai sheng正传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unelee-logs/34405276.html

    dgaan lai sheng和欧五哥一样都是郁林城的真实人物和故事。dgaan可以说是一个生脱脱的活宝儿。为了避免事祸,也就在这里隐去姓名,存其本事而已。
      
      之一:卖柴
      dgaan到圩上买柴,圩上很多的卖柴人,排成了一队。他这一摊看看,那一摊挑挑,不是嫌柴太少太小就是嫌太湿了。帮 担柴佬(担柴佬dom shoy lew,帮boong,一帮的省语)心里想,这位老板似乎非常阔气,这天色也要晚了,趁早把柴卖掉也能早些回去。要知道三日一圩,赶圩的人来自附近的各个 村落,或远或近,有些人来一次确是不容易的。dgaan干脆胡乱点了好几个卖家,说家里要买多些柴火,要他们跟着他担到家里去。这好几个担柴佬浩浩荡荡的 跟着这个活宝儿,穿街过巷,走了好久。因为这个活宝儿实在多事干(deo shee kgon),欺这些乡下来的叔伯不认识郁林城的路,带着他们兜圈子,绕着走了好几回之后带着到了城隍庙。那些乡下人自然不认得城隍的字,都信着dgaan 的胡说,以为这里是他家的宗祠。dgaan说,各位叔伯你人在计等住,我回去摞银纸出来:先放低呢柴先了。谁知道这家伙进了城隍,翻了墙头径自回家了,而 庙外的这些乡下的tourist们等到天黑还没看到这位老板出来。只好问了过往的人,方才知道上当受骗。
      之二:坐轿
      大家都知道dgaan是郁林城爱捣蛋爱捉弄人的活宝儿,对他都又爱又恨。一日他带了个很重的包袱上了轿子,扛轿子的师傅开他玩笑说:陈老板你 屎屈尖个,坐得轿kga?他倒不介意,做了上去说要到哪里哪里去。这些师傅扛着他上了路,谁知道他带的行李那么重,越走越累。到了半路实在走不动 了,dgaan却悠闲的下了轿子,和轿夫说:你睇我计么是坐得轿了?我屎屈甚计尖?就走了。包袱里都是石头。
      之三:寄存
      一日dgaan上街走到了一个朋友家的铺头(poo daw,铺子,店面),把一个小包裹给了那里的伙计说:自己要上街玩耍一阵,带着个包裹不方便,就先寄存在这里,下午回家的时候再来拿。谁知道过了好几天 也不见dgaan老爷的影子,铺头里弥漫了一股腐臭的味道,大大影响了生意。铺头的老板拆开包裹一看里面是一只死老鼠。只好苦笑不得。
      隔了好一阵,这个老板在街上碰见了dgaan妻,客气的寒暄道:几多婆,你屋几多叔(几多,kgee deo,同“某”之用法,以数字排行代替,如十八叔,五婆,也有用姓氏如李屋叔)早以碰见我了。佢买了呢熟菜,喊我带分你。你回到就勿拆了喔,放在饭上高热热就得了。
      熟菜用荷叶包好,禾秆系好,颇为别致。
      dgaan回到屋,听了老婆讲,大呼不好。打开饭锅,那包里是一只死老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