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1-30

    和传说的界限04:娜娜婆续 - [骑楼底语言讲义]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unelee-logs/14703294.html

    3.补充:

    A.经过参考和斟酌,岳父岳母称谓有用大,有用戴,有用再.确者用再.

    再爷,再娜是也.第二爸爸,第二妈妈是也.

    B.,得门墩墩故事详文,不同于流行于桂东南的娜娜婆故事,门墩墩的故事主要流行在北方.(小王寻得的资料)现在收录于下:

     

    "毛野人"的故事,作者刘雪梅

    毛野人,安塞人解释为吃人贼,它指的就是在巨大的天灾人祸面前,为了生存,出现的"人相食"的悲惨现象。千百年来,每发生一次大的灾祸,就会出现这样的惨象。历史就在这样的轮回中,不断地被人们改写,不断地前进和发展。毛野人故事,也就是"人相食"事件,从最初令人们闻之色变,到随着灾祸的远去,其恐怖气氛也渐渐地淡化了。它逐渐地演化成一种民间文学,在大人哄孩子睡觉的过程中,被不断地加工和完善。等到孩子长大以后,在他又有了孩子以后,他也会给他的孩子讲毛野人故事。毛野人故事就是通过这种口耳相传的方式,一代一代地流传,保留至今。当然,大人给孩子讲毛野人故事,其初衷是利用毛野人会吃人的恐怖来吓唬调皮好动的孩子,是想让他在这种恐怖的气氛威慑下,尽早进入梦乡。在一代又一代人的相互传承中,毛野人故事不断地被加工被充实,成为一种独具地域特色的民间文化。历史发展到今天,毛野人现象作为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一种特殊产物,早已被消灭。而毛野人故事作为一种地域童话被人们保留至今,并且在今天的安塞人心中根深蒂固。

    从前,有一个婆姨听人捎话说她妈生病了,她很担心,就用篮子装了几个黄米馍馍和两块豆腐急急忙忙去探望。当时,世事不太平,除非万不得已,否则没人敢出门。出了家门,这个婆姨就心里七上八下乱盘算:走大路吧,怕毛野人。走小路吧,怕被人抢。有心不去吧,实在是想老娘亲。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走大路相对安全一些,毛野人毕竟少,哪能自己偏偏遇个正好好。

    这个婆姨就顺着大路向娘家赶去,走一个独芦过两道河,走得这个婆姨浑身大汗,刚想缓口气,就听见有人在叫:"大嫂,你到哪儿去?"看到这么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僻地方有人在跟自己打招呼,这个婆姨非常害怕,她没有敢答应。"大嫂,你到哪儿去?"一连问了三声,这个婆姨回头一看,啊!毛野人。她连忙应承道:"我看我妈去呀。"

    "你篮篮里提的是什么?"

    "我在碾道拈了一颗黄米,给我妈做了一个黄米馍馍。"

    "你给我吃点。"

    "给你吃了,咋看我妈?"

    "那你还拿些什么?"

    "我在磨道拈了一颗黑豆,给我妈做了一块豆腐。"

    "给我吃点。"这个婆姨怕不过,她想毛野人吃了馍馍和豆腐,就可能不吃自己了,所以就把篮篮给了毛野人。毛野人边吃边跟她走,过了一会儿,毛野人说:"大嫂,天还早哩,让我给你寻虱子。"

    "我忙哩,我赶紧要去看我妈。"

    "尔格还早着了,太阳红红的,咱俩拉拉话,寻罢虱子做个伴,咱俩一块赶路吧。"话说到这个份上,这个婆姨只好同意了,便和毛野人坐在阳圪崂边寻虱子边拉话。"你有几个娃娃?"毛野人问。"我有四个娃娃,大女儿叫门墩墩,二女儿叫门栓栓,三的叫搌布疙瘩瘩,四的叫锅刷刷。"这个婆姨说着话无意中一抬头,"哎呀,你嘴上咋这么多血?"

    "你脑上的虱子可多了,寻一个我吃了,寻一个我吃了,吃得我嘴红红的。"话音刚落,这个婆姨觉得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毛野人用他尖锐的指甲掐破了这个婆姨的头,就开始吸吮起来,不一会儿,这个婆姨的血就被吸干了。毛野人高兴地手舞足蹈:"金指甲,银指甲,掐得脑子白光光。"

    然后,毛野人就把那个婆姨的篮子和衣服都拿上,跑到了那个婆姨的家门口。"门墩墩,快给妈开门来。"毛野人开始叫门。"你不是我妈,我妈左眼掉个瘤子,右眼掉个瘊子。"门墩墩应道。毛野人一听,赶紧寻了个老麻子壳壳扣在眼皮上,又叫:"锅刷刷,快给妈开门来。""你不是我妈,我妈穿个红袄绿裤。"锅刷刷应道。毛野人一听,赶紧把那个婆姨的衣服给自己套上,又叫:"搌布疙瘩瘩,快给妈开门来。""你不是我妈,我妈挎个篮篮,给我外婆拿的豆腐和馍馍。"搌布疙瘩瘩应道。毛野人一听,又赶紧把那个婆姨的篮子挎在胳膊上,姊妹四人从门缝看见叫开门的不是自己的妈,而是毛野人,怕的缩在下炕圪崂。过了好一阵子。毛野人又叫:"门栓栓,快给妈开门来。"门栓栓有点傻,听见叫她,以为真的是妈回来了,就急忙给毛野人把门开开,毛野人进到家时天已黑了。门墩墩问:"妈,吃什么饭?""有水都倒上,有米都下上。""你不是我妈,我妈是倒两马勺水,下半碗米。"毛野人听到这里便对门墩墩说:"你说咋做就咋做。"

    吃罢了饭,四个娃娃就围住毛野人问咋个睡,毛野人回答:"胖的胖的挨妈睡,瘦的瘦的下炕圪崂睡。"门墩墩抢着说:"妈,我瘦,我在下炕圪崂睡。"锅刷刷也赶紧说:"妈,我也瘦,我也在下炕圪崂睡。"搌布疙瘩瘩接着说:"妈,我挨你睡。"门栓栓也跟着大声嚷嚷:"妈,我胖,我跟你睡。"

    到了半夜,门墩墩听见窑里有一种吃东西的声音,便问:"妈,你吃什么?""你外婆给我拿了两颗枣,我刚吃光。"过了一会儿,锅刷刷也听见毛野人在吃啥东西,吃得圪蹦圪蹦地,也问:"妈,你吃什么?""你外婆给我拿了个羊蹄子,你不早些言传,我刚吃光。"门墩墩和锅刷刷很害怕,门墩墩就对毛野人说:"妈,我要尿了。""你到投灶圪崂尿去。""我怕投神爷打了。""你到锅巷尿去。""我怕灶神爷打了。"锅刷刷也赶忙说:"妈,我要尿了。""你到脚地下尿去。""我怕脚神爷打了。"两个娃娃吵得没办法,毛野人只好说:"那你们两个到外面去,猪哼一声,鸡叫一声,狗咬一声,你们两个就要回来。"门墩墩和锅刷刷从窑里一出去,一口气就跑到村口的大白杨树林,爬到了一棵大白杨树上,这棵白杨树旁边有一口水井。

    猪哼一声,两个娃娃没有回来。鸡叫一声,两个娃娃还没有回来。狗咬一声,两个娃娃仍没有回来。毛野人就从窑里出去叫门墩墩,没人答应。又叫锅刷刷,仍没人答应。这时,天已大亮。毛野人开始寻找,找到村口,毛野人趴在井口看见门墩墩和锅刷刷在井水中的倒影,毛野人便恶声恶气地说:"两个死娃娃,你们跑到井子里面干什么?"然后就趴在井口想把井水喝干好抓住这两个娃娃。谁料想嘴里喝屁股漏,没办法,毛野人只好找了些果树叶叶把屁股塞住。这时,恰好过来个拦羊的,毛野人就说:"拦羊的,不要让你的羊把我的果树叶叶都吃掉,我喝出来银娃娃,就你一个我一个。"一不小心,毛野人屁股上的果村叶叶还是被羊吃掉了。毛野人又四下寻找,找来一把干草把屁股塞住。这时,又过来一个拦牛的,毛野人连忙喊:"拦牛的,不要让你的牛把我的干草都吃掉,喝出来银娃娃,你一个我一个。"可是,毛野人屁股上的干草还是让牛给吃掉了。毛野人的狼狈相一下子就把树上的门墩墩和锅刷刷给逗乐了,"噗哧"一声给笑出了声。毛野人听见笑声抬头一看,就发现了门墩墩和锅刷刷,"两个死娃娃,你们咋在树上哩,你们咋个上去的?"

    门墩墩回答:"东家借一碗油,西家借一碗油,抹一抹上一上,抹一抹上一上。"毛野人一听赶紧拿来一些油往树上抹,但是怎么也上不去。便又问:"两个死娃娃,你们到底是咋个上去的?"这次不等门墩墩开口锅刷刷就抢着说:"东家借一把偏斧,西家借一把偏斧,砍一砍上一上,砍一砍上一上。"毛野人一听就借来两把偏斧,一砍一砍就爬上了树,眼看着毛野人就快爬到树梢抓住门墩墩和锅刷刷了,这时,飞过来一只野雀,嘴里叼着一块火疙瘩,两个娃娃赶紧大喊:"野雀大哥,救救我。野雀大哥,救救我。"听见喊救命,野雀就飞到毛野人跟前:"大嫂大嫂,嘴张开,我给你吃一颗红枣枣。"毛野人的嘴刚一张开,野雀就把火疙瘩投进了毛野人的嘴里,毛野人惨叫一声就从白杨树上跌下来掉进井里淹死了。村里的人赶紧赶来把井填平了。

    不久,就在毛野人死的那个地方长出了一棵大白菜。一个过路的老汉就把白菜砍下来装进箱子里,背上继续赶路。正走着,老汉就听见有人在说话:"一里轻,二里重,三里给你个背不动。"老汉很奇怪,前后左右一个人也没有,哪里来的说话声。等他打开箱子一看,大吃一惊,那棵大白菜变成了一窝毛野人儿子。老汉又气又怕,两只手各抓住一个毛野人儿子就向地上摔去,三下五除二一窝毛野人儿子就被老汉摔得只剩一个了。剩下的那个毛野人儿子赶紧给老汉告饶:"你不要摔死我,我会给你拦牲口,喂猪,引娃娃。"听见毛野人儿子会做这么多活,老汉就把他留下了。第一天,老汉打发毛野人儿子去拦牛。太阳落山时,毛野人儿子手里拿着一只牛尾巴回来了,老汉问牛哪去了,毛野人儿子回答说:"牛哞的嚎了一声,就从地里钻进去了,我紧籀慢籀只籀了个牛尾巴。"第二天,老汉又让毛野人儿子去喂猪,功夫不大毛野人儿子手里拿着个猪蹄蹄回来了,老汉问猪怎么了?毛野人儿子回答说:"猪吱的叫了一声,就从地里钻进去了,我只籀回个猪蹄蹄。"第三天,老汉让毛野人儿子引娃娃,他把娃娃也吃了,吃得只剩下一只小胳膊,老汉问娃娃哪去了?毛野人儿子回答说:"娃娃嚎了两声,就从地里钻进去了,我紧籀慢籀只籀了一只小胳膊。"

    老汉很痛恨,一下子就把毛野人儿子给打死了。

     

    小王说:这一篇是我看到的比较完整的故事,但是主人翁却不是门墩墩和列跌跌。开头娘碰到妖精之后有一段对话完全一样,不看到的话我几乎要忘记了,唉,我根本的记得当年奶奶讲这些词时的发音和语调啊,特别是妖精要和娘"拉拉话(这都好像是我奶奶的方言诶)寻虱子",然后就借口吃头上的虱子,结果把娘吃掉了。不过有些地方,特别是后面除掉妖精的办法就不太一样了,最后妖精变成的白菜切开也没有血。我还看到的确有人和我听到的版本更为相近,就是人物是门墩墩和列跌跌,并且最后是妖精变成白菜,切开后流了一大堆血死掉的,但是没有举出完整的故事。所以门墩墩这个人物和她的名字(即 门墩)都是一定的,列跌跌的写法却不一定,因为不清楚他名字的意义。回忆奶奶的故事,名字应该是好象是门墩墩和镣吊吊(门上的铁环?)那冒充的妈妈回家,孩子怀疑不给开门,最后智胜坏人这里也很像 狼和七只小羊 的故事。

    以上这个故事是流行在延安市安塞县的,主角是毛野人.这一点和娜娜婆的熊,小红帽的狼人,人狼是很有可比性的.都是全身黑毛,两条腿走路的动物.这篇文章中讲人吃人我是不敢苟同的.西方童话中吃的是小红帽,北方吃的是妈妈,挎篮子,和对方搭讪的动作一如小红帽中和狼之间的小摩擦.而南方的故事里,这只两条腿走路的怪物吃女性的过程被大大的省略了.上床睡觉,出来屙尿的过程,北方和南方的也呈现很大的一致性.因为都是作为哄小孩儿睡觉用的故事这种位置出现的,而小红帽最初也是一个劝诫的故事.而小王说的门敦和镣吊应该是没有错了.版本有不同,但差异很小.姐弟在这里变成了姐妹,且是四人.而两个被吃了,剩下两个还活着.哈哈.而娜娜婆的故事则同王的奶奶的版本,姐姐还活着,小的被吃了.报复的办法和结尾各自都不尽相同.

    我这里再录一个玉林的民间故事,并不是很流行,不如娜娜婆.但是也很有比较意义:

    狼人公:lung njaan kgong

    讲的是一个媳妇提着篮子回家,半路上走过一棵龙眼树,看见似乎有人在上面摘龙眼.便说让树上的大哥丢一丛下来给她尝尝.丢了几次,那人跳下来,把媳妇给虏走了,在山洞里作了夫妻.后来生了个女孩儿,半边少毛像妈妈,半边多毛像狼人公.媳妇说有了孩子不会乱跑了,想到外面走走.并且给了狼人公一个牛嘴罩,让它去捞黄鳝鱼.狼人公在溪边捞了半天:这一条给我妻,这一条给我女,这一条给我自己个.结果捞了半天,反反复复, 鱼从罩里掉下来,狼人公捞的都是同一条鱼.而媳妇这走走便回家了.狼人公找不到媳妇,看见女儿在哭,便问你妈呢?

    女儿说我妈走了她不要我,还打了我两巴掌.

    狼人公问了方向,便赶上路了,路上问了牛屎大哥,木荒大哥(木荒:moc wung,就是灌木丛),门神,终于到了媳妇家,找到了女人.媳妇说她衣不整,会吓到再爷再娜,叫它穿了再爷的衫:shorm,用计把它骗上树,用再娜的木梳一边帮它梳头,一边把它的毛发结绑到树枝上.然后佯装不小心把木梳掉了,:哎呀我的木梳掉了我下去捡起来,下到地之后拔腿便跑.狼人公要追,赶忙往下跳,谁知毛发被结到树枝上,头皮被整快剥落下来了.于是去找药.

    这后面找药一段,和娜娜婆里面一样,遇见了挑粪公,卖盐佬和骑马人.

    只不过换了角色而已.

    但是怪物大致没有变:狼人,两条腿走路的毛人儿.没错.

     

    4.再补充:

    上回说的何以尚的故事里面有一些要补充的.

    首先,有的版本里面,拉石山的半边仙是地仙罗隐.现实中的罗隐是唐末浙江的诗人,七年屡试不第.长相颇丑,自小就有才名.在这里,罗隐因为恨天庭,用雨遮:yu ze(就是雨伞)勾石山,来组织天庭给何家公子脱胎换骨.但是夜晚勾石山摆阵形勾到半拦刬:boon lorn chorn(一半,代时间.,chorn,时代),听到鸡叫,心想自己法术只能在夜里行,到了天亮便没用了,赶紧收手.

    而有些版本里面,何以尚的金口是用在罗隐身上的.何以尚换成了罗隐,说罗隐金口玉言,讲乜是乜.而罗隐死后变成甘罗.实际上甘罗是秦代的小宰相,真是关公战秦琼,罗隐生甘罗啊.而关于扣肉一章节,详细的正确的的叙述应该是:第二天何以尚在桥头拦住当地县官老爷的轿子,在轿子前面拉屎,惹得县官老爷发怒,当对方知道是何大人的,当下不是,要赔罪.何自然乐道要对方买几只肥猪,给乡亲饱食.

    大致如此.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又底片 2006-01-30
    恭喜发财 2006-01-30

    评论

  • 陕西的啊都是
    回复fofo说:
    非,非.
    2008-05-05 18:12:47
  • 这故事我都没听说过啊~~
    回复a-day说:
    回家问你妈妈~
    2008-03-23 18:20:15
  • 子杰 我是涂鸦王国的 大好人 呵呵 好久不见了 能加我qq不 496174514
  • 我要上cs!bobopanda.blogb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