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0-20

    骑楼底语言讲义_和传说的界限0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unelee-logs/10389965.html

    迟尾呢?迟尾呢?
    冇有雉鸡,弄有雉尾?
    dgee mee ner?dgee mee ner?
    maw yaw dgee kgay,nong yaw dgee mee?
    我的爷爷的爷爷是这么问他的爷爷的.
    后尾呢?后尾呢?
    or mee ner?or mee ner?
    我是这么问我的爷爷的.爷爷趟在伸椅(chaan yee)上,我坐在爷爷的肚子上,要求着.那么我们开始搬故事(boon kgoo shee)吧:

    葛洪(kguot ong)的传说

    这个故事是我最喜欢听的.常常缠着爷爷给我炒冻饭(chow dong fon,意思是隔久之后重新再讲一遍.)北流的沟漏洞,容县的都峤山,都同属道教的三十六洞天.传说中葛洪就是在沟漏洞修炼成仙的.小学时候,学校组织春游秋游,沟漏洞就是不二的选择.我还见过葛先生的炼丹炉呢,真的!除了这沟漏都峤,还有龙泉水月,南山西山,都是名胜.只是这沟漏洞才是我们葛洪的道场.至于葛洪在沟漏洞的传说,自待导游小姐给您慢慢道来.我现在要搬(boon)的,是葛洪没有成仙之前的故事.听闻讲(teng maan kgaang),葛洪还没有成仙之前是北流的知县,每日公务繁忙,不得抽身.有一年年末,官府放出去的债券还没有收回租税,葛洪便决意前往督促.于是带着一个下属主仆二人,便衣来到了乡间.乡下自然美丽沁人,让他很是迷恋.走走便到了一个大宅前,发现原来已经到了目的地.这间大宅当然是雄伟非凡,不然也不会让知县葛洪一惊.心想这大宅如此奢华,怎么会没有把今年的租税交齐呢?于是登门拜访.葛洪道明来意,底下的也不敢怠慢,匆匆引他见老爷和太太.葛洪登堂一看,又是一惊,这堂上二老看似甲子岁月,白发冉冉,却面光红润,双目有神.葛洪上前请教,今年的租税还没有收齐这个事情,二老都非常重视,但却又似不能作出决定的样子.葛洪心中疑惑,只听二老道:我们二人也不能作出回答和决定,上有高堂,请更进一厅,看家父家母如何决断吧.葛洪又是心惊,这真是一个长寿之家,想这太老爷和太夫人也有七十有余了吧.于是进了一厅,这老人白发更长,老太太更为垂老,只说犬子不好好招待知县大人,也只道:上有高堂,听高堂决断.更进一厅,老人更长二十岁,白须白发更长一尺,唯一不变的是面光红润,都道上有高堂,不能自己决断.这一路走下去,厅进了有厅,堂上了有堂,已经连续拜访了10多位老人,最长已经两百多岁,但天色已晚,葛洪和仆人只能听从老人们的决定,留宿该宅,待明日再拜高堂,理清官府租税事宜.当夜人人都睡了,葛洪和仆人却没有躺下了没有合眼.商量道,这个家族实在奇怪,交不上租税估计是家族元老层层众多,尾大不掉,但高龄人群却也忒多了吧.今日已经见到200多岁的老头老太太,明日还说不定碰上400,500岁的老顽童.这家的族人如此高寿的原因是什么?葛洪一拍仆人的肩膀,说:勿我人个物夜出逛逛睇,有甚蹊跷了!(当然,葛洪不是本地人士,只是我在模仿我爷爷的腔调而已:不如今晚我们出去走走,看看有什么蹊跷吧maat ngeo njaan kger maat ye chaat kguang kguang tay,yaw she kit kiaw ler!个物是今日的连音分读,在粤语中的今日kgaam yaat读成了个物kger maat)和仆人一拍即合.两人半夜在大宅院里面逛了很久,转进一个小庭院,之间当夜月光皎皎,庭院正中有一个市井,井上泉水汩汩,托起一朵莲花,水虽沸腾却不见溅出井边.莲花粉红粉白,发出微弱的光芒.葛洪睁大眼睛,心想这便是这家长寿的秘密了.端详了许久,心中不禁喜爱不愿离弃.于是让仆人去寻物件捞起莲花,只想不伤害这仙物.仆人匆匆去匆匆回,拿回一个木瓢.葛洪也没有想太多,捞起来便大口扣扣(kow kow,拟声)吃了这莲花,只留下了半片,连同木瓢里的半掌水,自己回过神来,已经后悔:偷用别人的仙物实在不应该,还不知道明天这家主人该如何处置自己.身为知县的他内疚万分.于是他把剩下的莲花和泉水留给了仆人,自己却身子不听使唤,只感觉轻飘飘的浮了起来.这一飘就飞到了半天.仆人见了,也没有多想,把剩下的半叶莲花和半掌泉水吃下,追随主人去了.但葛洪由于几乎吃了整个莲花,飞的速度要快许多,不一阵就已经飞到了更高的天上去了:成了仙.这就是葛洪的沟漏洞故事的最最开始.而吃了半叶的仆人则只能飞上半天,不能再往上高跃,成了半边仙.老头们第二日全部都死光了.

    火烧街(weo shiu kgoy)的传说

    北流的火烧街自然是很出名的.玉林的火烧街明显是跟着北流叫的.只因为经年的骑楼受了风雨,残破黑旧,似经火烧.而北流的火烧街最早,并非骑楼,而是一大爿的木头平房.所谓一年一小烧,三年一大烧.说的就是火烧街.因为都害怕火灾,大家都不愿意盖好房子,只好先以木头房子了事.而木头房子又是火灾的一大隐患.这无疑是一个恶性的循环.有那么一年火烧街上有那么一个剃头铺的剃头佬,极好讲.自己做着小本儿生意,倒也还能赚两文(dgon laa maan)养活自己和家人.我觉得这个时候的火烧街是接近墟的概念的.和现在的街市不一样.因为半正式的集市刚刚形成,而石头的建筑还没有立起.有一天一个穿的破破烂烂的乞丐摇了一把扇子来理发,别的店铺都不愿意搭理他,只有这个剃头佬接他的生意.这个乞丐的头发很是污浊,全身散发着恶臭,身上还长了瘤子,扇子也不成扇子,让人难以面对.没错,很像济公(dai kgong)吧!但我保证绝对不是!真的!剃头之后,他也不付账,径直走走了.其他的人都笑话那个剃头佬傻,他自己也只是摇头笑,说就一乞丐,就算了吧.下回有钱再结清.过了没有几天,乞丐又出现了,肮脏依旧.只是口中不断喃(nom)道:一只人两只耳!一只人两只耳!一只人两只耳!(yaat zec njaan laa zec njee!)街上的人都听着,大声笑话这个乞丐.认为他的神经有问题.只有那个剃头师傅疑惑不解.突然剃头师傅大喊:一个人字两个耳朵,不就是一个火字么!大呼大家救火.但是已经晚了,火苗已经从街头窜起,火势迅速蔓延.火越来越大,大家都开始收拾细软逃命.乞丐回过头来,似乎已经变得正常无比,对剃头佬说:师傅你勿怕,有我在计.(shee foo ni maa po,yaw neo doy kgay.)他把扇子对着剃头佬的铺子一摇,火势到了他的铺子前便分开成两道,就好像故意避开这个房子一样.很好,就跟黑熊偷袈裟那回似的,绝了!(我是很喜欢那回,那回拍的悟空唐僧和别集的都不一样.不一样的还有金角银角一回但绝对比不上黑熊!)火灾之后,火烧街只剩下剃头铺子一家.而乞丐早已不见踪影.最后才知道,这个乞丐就是葛洪的贴身仆人,半边仙!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这是can给的! 2005-10-20

    评论

  • 骑楼是清末外国殖民者在粤留下的产物
  • 你写的这两个故事真有意思
    骑楼到底指什么呢?
    回复哦叶说:
    骑楼是一种粤式建筑。
    2008-01-05 10:4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