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0-11

    骑楼底语言讲义_世家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unelee-logs/10234878.html

    说起世家,不得不说高山牟(kgew shon moo).

    高山牟是做官而到玉林的,祖籍是山东栖霞.台湾的哲学家牟宗一,山东栖霞人,就是和高山牟同宗的.翻开乾隆版的郁林州志,也满本都是牟家的名姓.而州志本身就是当时的牟氏所编纂.而牟家院子里到处可见的石敢当,该是从老家带来的舶来吧.现在高山牟李两姓,祖屋里多的是牌匾,书画和对联,门庭却已败落.愚昧愚昧,可叹可叹.想想之前牟先生南渡,近年李家金老师去世,还剩下的是什么呢.毕竟,太郊区了.毕竟,都散住了.作牟家和李家的外孙,大概只能感慨如此了.(可是高山牟家的族谱那是保存的一个好啊,唉..)

    和高山牟紧密相连的,是南门陈(nom moon dgaan).话说南门陈是河南流落到郁林的孤儿,被高山牟家所捡回,养大成人,还许了女儿给小陈,置产买地,授以家业,累世发展才有了现在的南门陈.(以上是我从外公那听来的.)每年固定的日子,陈家都会举行隆重的仪式,舞狮子(moo shi dee),舞龙,到高山参拜.(这倒是我亲眼所见的节日了.)可是现在和青年们说起南门陈,或许都会想起那家牛腩粉(njaw nom faan)铺子,还有为数可观的小混混吧(咧鬼le kguay,烂仔lon day).

    还有州背蒋(dgaw bui daa),没错,就是州背,而不是现在所写的州佩.实际上州背指的是州府之背,就是现在骨科医院一带.说起名字的确是需要修雅,可是我觉得佩字实在非常无厘头.而口语中的确是读背而不是读佩的.说起州背,或许会想起那家大兄云吞(doy weng waan taan)和好多好多的粉仔(faan day,瘾君子啊)吧.

    加上江岸苏(kgaang ngon sloo),只是我却不太知道其中的故事.

    我们家是风炉李(fong loo lee).我们家历史还真是不长,比不得高山南门.我听爷爷讲的我们家的故事,大概也算不少了吧.我们家本是东莞横沥陆家洲李氏,由于当时祖上本是武人,打架死了人闹了官司,只好逃到了郁林.当时还在陆川一带,给当地的地主打工作看守坟地的活儿.地主的风水先生指点迷津,得了块风水宝地唤作宝鸭睡莲(bew op shoy leen),由是家族在郁林繁衍至今.其实也没有那么神奇,只不过后代在发家的过程中或许靠贩卖风炉(或许是鸦片)赚了钱,有了个大宅门而已.也不知道其中有多少辛酸故事.就不讲刚到本地的时候不端有人送死婴孩儿上门,被各位乡绅建议捐出地皮来盖城隍庙(就在现在工会一带),单单是文革中,风炉李家也不好受.要是公园路没有横断整个院子,大概李家也有高家的一半风景吧.按照爷爷的说法,楼是比高家要漂亮的.说起自家,总是不客观的说起自家好,感情甚多,不说了不说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州背看来可以和九龙城寨一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