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1-03

    吕乐的小说

    我先转一段小王看了之后给我发的邮件:

    《小说》太有趣了,没看完时我还想呢,这两个人可以是故事之外也可以是故事之中的故事。这些作家都特别逗,讨论诗意内容起先看来只有阿城说的有意义,其他人都在扯什么呀全是感官的,然后王志文和那个女的(那个女的感觉好好的,是你的型哦)故事开始了之后,又发现其实在他们的生活之外,原来那些作家全是扯蛋,生活和其意义相比远远把意义放在了可笑的角落。然后最后让这些作家预测一下男女结局的时候,那种逗的感觉已经到了顶峰,因为谁也说不出来个什么,就连一开始最得体的阿城也和其他人在讲差不多的话,因为这种事情本身就不应该预测,王志文和女的的下文已经在他们抱在一起的那个镜头结束之后结束了,他们只是一个小说,哎呀!我突然想起了生活就像小说!现实,故事,作家,原来这是一个圆套,但是导演处理得很难说是哪一层套住了哪一层,所以不论是作家还是男女的行为都好像是不真实的,于是让人有种肉痒皮不痒的感觉。

    我真的挺喜欢的,分开的话作家的讨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神情和架势,王朔就是王朔!感情专栏的女作者就是感情专栏的女作者!准备下海的就准备下海!好能体现90年代人的状况,阿城开始的陈述似乎就是一个预言,然后接下来发言的作家并不是在他的层面讨论,而是在证实阿城的预言,他们是阿城的故事人物!王志文和女的两个感觉都特别好,而且他们的故事也依然是和讨论有关的,他们也处于下海的浪潮,然而还保留着一些天真真挚的感情(或许是我们现在看来天真的,现在的演员已经失去了这份东西)。所以在作家和男女穿插时,我有种暗恋桃花源式的分离和被牵制,但这分离不是暗恋里的喜和悲感情的分离,因为作家和男女的戏都共有一种纯真的感情,这种分离是严肃和浪漫,讨论的时候像个观众一样仔细听,男女出来了又对于他们这样一种很清晰很简洁的故事放松了心态,可是到最后发现了作家和男女的关系时,这两者的关系就越来越难以分清,这分离就逐渐消失了,不是严肃吃掉了轻松浪漫也不是反过来,而是两个中和了,你最终认可了两个的中和这种存在,就像所有事情一样,存在的不会是极端,不会是怪异,而是中和。
    最后还是要表扬,这个片子真是短小精悍,
    作家和男女两个方面都没有说太多,前后也没有铺垫也没有太多介绍,如果没有结构的话各自独立就再普通不过(当然作家的如果单独出来还是有点意思,但不免文人的感觉太重)。不过它被禁这么多年,难道是因为阿城的一句,就像马恩的共产主义,也是一种发展的,不断向前的思想(批评其不符合中国固有的发展观念)?

    我觉得一群人聊天太有趣了,语言有时候能获得的感觉是很有意思的.我同意小王的看法就是生活本身比小说电影要有意思多了,王志文和王彤把一群酸人抛在了后面,也让我想起了雷奈的:生活像小说.最后的发表意见也很有意思.当然王朔是最逗的一个,我觉得他很像大拴儿,眉目表情说话方式都像极了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造出来的.
    其实我看到也有意思的,就是在片子里面出现的那几张装饰公共场所的照片画,一张在作家座谈时候,墙上面的欧洲公园的红色黄色的花,似乎是郁金香?还有两张?还是三张在主角吃饭的时候墙上挂着,是很干净灯光布置的很好的那种广告照片,照的是食品.
  • 2009-10-26

    文艺亭

    真不知道这个中德同行(其实是叫德中同行,在中国干嘛把德国放前面,这个希望不是民族主义的说法,而是一种习惯和传统,竟然被破坏了,只能说语文水平比较低.不过今天去,看到武汉人潦草的几张汉阳铁厂,心想这是德国做的主动位置吧,没办法),消息真的没有传到我们这些学生或者青年人耳朵里.只有豆瓣上语焉不详的两个同城.

    这阵子坐公共汽车都觉得不是很舒服,头晕,可能是这段时间坐太久了对太久电脑屏幕了.幸好九制陈皮是良药.天啊我的耳朵还没画完!

    去看了李巨川老师的在武汉画一条30分钟长的直线,之前只听说过这个片子,是在城市中国的采访上,没有看过原片.今天看了,当然是在一群人边聊边看的,其实我觉得我要是要再看一次的话,最好和小王或者蔡博一起看,或者我和小王一起到解放大道上再走一回,才有真的存在感.我是这么想的,这个片子还是和我之前想象的不一样,我以为会一直走就结束了,但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的是碰上了很多的阻碍,摄像机是对着走路的脚,对着地面的,请别人让路,走过各种各样的路,走过建筑工地,这里面有很多以为的冲突,而这些冲突都没有看见,我们只听到了一些话语,关于这些冲突.其实我首先想到的是存在感,然后就是,这个片子是98年拍的,那是11年前的武汉,和我04年到现在呆的5年的武汉或许是不一样的吧,或许也差不多,这些我都没有亲眼看见亲身体会,不过这个片子就让我自己好像一边走路一边低头想问题,其实是在回忆,我有了一份不存在的回忆.李巨川老师则说,其实看的方式有很多种,低头去走路,并不代表没有去看.我其实很想多听听他说建筑空间和电影的东西,了解的多一些.因为我觉得聊天的形式真是有趣,刚看吕乐那个:小说,里面阿城王朔,陈村林白,一群,聊的可带劲儿.诗意在哪里.

    然后再放了李文老师的两个片子,之前看过了.其实我很想看看法竞的那个黄鹤楼,却说放不了,格式损坏了,只能放了武汉武汉.对此我是很羞赧的,因为我们拍摄的很稚嫩,也并不是我们最有趣的部分.而我这次过去大概是因为有电影社的挂名便想去看看,也看看法竞的新片子,我之前没有看过.但却放了武汉武汉.相比起李文的两个,我和小王之前也讨论过,我们的片子只是一个壳子,外衣套在别的城市也是可以的,李文的片子才真的有武汉那种无拘束的味道.其实我觉得李文心态是很好,但我还是不排除所谓的游行是一场嘉年华的假定,每个人都脱离不了的,起码我是这样.放:国骂,这个片子的时候有一老爷子暴走,其实无论是老爷子也好,李文老师也好,我也好,其他人也好,都在参与一场嘉年华.

    然后听旁边一位德国的女士说,那主持人竟然是马英力!

    好不容易赶回来上af的课,大家围成一个circle,轮流问对方的名字.好吧,我选了jean-luc.

    还忘记说前阵子我爸电话过来说伯父去了趟东莞真个找到了陆家洲.我们也是有根的人.

  • 2009-10-25

    公共空间

    今天见到了陈为军和麦颠.陈为军人很亲切,很有意思,说在日本的涩谷的青年人的生活,青年社团,还有他们回归到主流社会的见闻.说起了赤军,说起黑社会和社团,我想起来了飞车党.他说起以前想做的一个电影没搞成,想拍90年代初的大学生没有自己的性空间,在珞珈山天当幕地当床,躲一土坑里带一卷卫生纸干嘛干嘛.后来这两对青年男女想不如去当家教,就有足够的钱去租房子了,但只有俩女孩子找到了工作而男孩儿一无所获.没办法,他们只好租一间,两对轮流用.很有意思啊.最后因为种种原因作罢.麦颠倒说起在日本的见闻,看来日本的左派传统倒是没有消失,只是不被主流所正视而已.我把书给他,后来见到wunk.当时一个女孩说起自己在凤凰的见闻,说那里的学生都在街头放松的展示自己,用自己的吉他和歌声去换回酒吧的酒钱之类.我倒想起了刚看的日落大道里的过气默片女演员在最后作为凶手被逮捕,面对摄影机和照相机的镜头灯光的时候的那种陶醉感,还有那个"游行作为一种嘉年华",还有那个吹笛子的人的故事:把老鼠带走之后,全城的人却不愿意支付报酬,作为报复他只好把所有的孩子依旧用吹笛子的办法带走.这不是重点,而是之后有人在别的一个地方,很桃花源吧,再次见到这些孩子,他们没有长大,没有变老,就在那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游乐玩耍,拥有无尽的快乐.我想凤凰的情况或许可以用这些来解释.

    回来的路上我看见了恶魔的车.在黑暗中真是让人觉得奇幻无比:这架汽车它倒着开,并且只亮了一盏尾灯,其他的灯全部没有亮!仅接着我遇到了奇怪的事情!当然一切仿佛和恶魔的车没有一丁点联系!一架电单车带着一对夫妇和他们的孩子往前开,结果栽到了一个下水道井盖!人仰马翻!我和一个路过的老伯停下来帮忙,扶人扶车,把该死的井盖弄好!恶魔你在微笑吗?

  • 色情杂志.都很有意思.

  • 2009-10-25

    又一件操事

    打11185中国邮政某个电话,前面广告一大堆,我可是手机不是座机,马上按了1,接到人工服务.

    问:请问北京到武汉的邮件一般要走多久?

    对方回答:这个我这边是查不到的,请您到当地邮政系统询问.

    我再问:那武汉到北京要多久呢?

    对方只好说:一般是要走一周到10天的时间.

    我操!赏个脸,到时候邮件别丢了就是了!

  • 因为af换了教材的缘故,以前小王用的根本就不合适我!我只好到处寻觅二手的新版教材(alter ego).淘宝没有原版的只有复印的,武汉的一些似乎都转让完了.只好联系了豆瓣上的一个网友,问对方是否有该教材.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很高兴,但是问到价格,对方却一口咬住要165不放.我是参考过别人的标价的,一般在6.5欧到12欧之间,也就是65到120的rmb,要是对方教材比较新,那么130或者140都是可行的.我这个学生哥当然是能省一点是一点,最后说定160包邮.但是这个人却一副你爱要不要,我就是这么多钱,让我很不爽.其实更不爽的在后面,160包邮说定之后我是要求快递的,对方竟然以没有发过快递为由,用了伟大的中国邮政!要在路上走7天!随书的cd不见了,我说没关系你网上发我好了!(这个对方道歉了)操,这个7天有关系!整整用了我10块的快递费走的是5块的中国邮政还要他妈你妈操你大爷的7天!我骂中国邮政,也督促这个不会尊重别人的人尽早说对不起.不然你别糟蹋我们老祖宗的玩意儿了,练你丫b书法干吗,梁启超他崽子都没你行!

  • 2009-10-06

    6号即时

    今天去喝喜酒,看来是一个开始.从这次起要陆续的吃起同龄人的婚庆来了.

    第一次见到酒精和煤气.再次见到追求六千几年终成正果的海某人.还有狐狸yy等.花球如安排落入狐狸手中.小翁姑娘期间紧张无比.我在中间,和小明聊到许多,大叹皮条客中间人的重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