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7-24

    0907_tuya02

  • 吐出来的那一刹那,简直是神迹!090722,09:18am。

     

  • 进化史

  • 2009-07-09

    东南西北

  • 2009-07-08

    wanxiaoli

    前2天跟rb去一个叫坚果的地下室听了一个叫wanxiaoli的民谣歌手的演出。氛围倒是很不错~昨天把天元突破给看完了,这个片子不再追求机体的展示,倒真的很有劲头的在说别的一些东西。很有意思~

  • 十七号到复旦附近逛了几家书店,一家是古月旧书店,得到一本论文字学,和甘阳那个人论是一套的,偏向符号和结构主义的书。还有一个复旦书斋,书比较便宜公道,书店结构是两层圈绕的,就是书籍没有分类,走起来很累。万象书店也是两层环绕的,书比较好,时间原因没有仔细看,买了乌合之众等几本(77折!)。总的说复旦附近是非常安静的,舒服的很。然后我和小王有发现一个特别的景象:很多围墙铁栏上系着红色白色黄色的破布条,不知做甚使用,真是诡异万分。或许是让藤蔓植物攀爬之用吧,我却妄自猜想起来,说是这么一个世界观:在学校(该校附中啦)严格的管理下学生纷纷攀墙外出, 官方 对墙头上的学生纷纷击落,布条即后人凭吊处,红色为流血,黄色为何白色为何,当然如此一个断想在这个敏感时期真是愚蠢至极。
    中午开始看了半片河籁直美的电影,和一个尹丽川的片子。河氏电影很有可以想的地方,关于一个街区的故事的,里面还出现了该地区的祭祀活动,孩子的出生,旧房的拆毁,学生爱情,家庭的矛盾,摄影很有意思,是肩扛的,最后是新生命的诞生,一个镜头慢慢的从榻榻米上跪挪到屋外,穿过邻居的屋子,听到邻居们的念经生,嬉笑声,然后转向天空(shot01)。这时候我们飞在天上,看着这个街区的面貌,那所旧房已经拆除成一个空地,新的生命开始了(shot02)。尹的是牛郎织女,台词还可以,是一个太单线的故事。摄影比较花哨,又一个贾式的底层俯瞰?我比较喜欢里面一些细节的地方,比如开头喝啤酒看女主角的纯情,男主角开车拉客被人欺负看求生不易,开红车有一青年来找男主角说“谁谁谁叫你过去”此类言而又未言却能有所保留的,都该是中国电影的内涵。侯孝贤的就是这样的。
    18号照旧去了博物馆,逛了一整天才仿佛逛完。其它的展厅已经没有青铜馆好。但还是有趣。雕塑馆真让我看到北魏时期湿答答的僧衣,从下往上瞻仰的佛像,山西天王,怒目金刚慈眉菩萨,华丽的唐人,市民的宋人之类。另外书画厅到看了几张真迹。苏东坡的字如其人,和文征明几个的还好,其它的字却不是很喜欢,如赵孟坚就一个穿着大袍的公qin喝high了在跳舞,别的几个临摹来临摹去。(之前我也觉得王羲之处于隶书楷书之交的稚嫩阶段,地位不过莎士比亚,总会受人质疑:莎翁之作真个动人肺腑吗还是已成陈腐而倍受模仿之流?看来我真刻薄并且嘴巴极大,对书法没有研究吧。)画方面我真难喜欢些淡雅的文人趣味。不过还是有看头:到了明清时期,山水竟是有阴面阳面的,和前代都不同。八大山人的画是很漫画的,鸭子特别逗。晚上去了外滩,看暗夜流云踏明珠,由于沿江维修,便转到外白渡桥。凭怀一下当年的难民流涌。
    19号到上海科技馆,此地让人惊叹无比!上海的小孩子真是太幸福了。一等一的动物标本仿佛要冲过来,要吼叫,要愤怒要躲藏。然后还玩了无数儿时只在书本上电视上看过的物理装置!看的见的声波,由于自行车脚踏联动而看的见的自己的骨骼运动,静电导致的头发竖起,鱼洗等等。另外,我们还在临时展馆里听到来威尔斯的声音!火星人袭击地球!
    晚上我和王与蔡,小跑吃饭。
    20号在蔡学校听了联合课程。这期是niwei老师讲工农兵美术。然后是?来总结。我当时有了几点幼稚的想法现录于下。首先,所谓学术语言,真个是一种知识分子用来维护高高在上的工具。其进入是以大量阅读和表达来发生的,我也正尾随其后以进入其中?其次我认为关于通俗艺术和大众艺术不能一开始就刻板印象的附加上消费主义的东西,那就不能谈什么无产阶级的还是资产阶级的了。而是该把意识相态从大众艺术中适当的剥离,因为大众艺术在资本主义社会和社会社会都是有的吧,那么他们无论在什么意识形态下都是有共通处的。然后我认为文化研究的对象不但是文字,图像也是,那么不但是小说,电影一类能收进来,漫画也是范围之中的。这些都是研究的文本。我们不能自建壁垒,对其排斥在外。其三,我觉得现在大家是希望建立一个体系的。独立于西人之体系。对于这个体系大家都有不同的想法,不同时代的人就有不同的看法,比如有拥护社会主义理想的有反对的,中老年对过去有许多情结并对之津津乐道,现在的年轻人却避而不谈或对过去的工农兵美术或符合或扭曲对之所谓后现代应用。而老辈对后生的漫画执着却嗤之以鼻。当时课上一本传阅的讲文革时期工农兵美术的书籍,讲到各种宣传海报,农民画,顾炳鑫的连环画等,资料无疑很好。却通书都是对那个时期的所谓情结,却没有一点关于其通俗艺术和大众艺术之归类的研究。看看如今关于连环画的书,也都是要么对毛时代的怀念,要么充斥了一股所谓收藏的铜臭味儿,那是入坟前的回光返照,却不能得到年轻人的认同。我们真是需要一个自己的体系,然后去包容。这个体系不是前人没有去建立,而是崩溃了(工农兵美术),试图建立却失败了(82还是83年中国首次进入安古兰,当时似翻译为安古兰连环画节。及当时连环画报对于一些欧洲漫画的刊载如丁丁的兰莲花。这些都是这个体系在漫画方便的点滴,最后这个弱质的体系结束了,只成为一个尝试。)许多我胡冲乱撞的想法,或许造成了与当时在座的诸位讨论的是几个不同的问题或闹起误解,在这里写出以为笑柄。
    接下来学生们在讨论赤军和亚细亚主义,讨论张的敬重与惜别里日本的菊刀之类。我后来走了才想起以前的书苏联还是社会主义国家吗,那几个日本留学生说到他们敬重的毛主义是这么指导他们的:战争是维护正义的手段,战争是有正义和不正义之分的;和平日久的苏联正在进行的修正认为一切战争都是需要避免的,和平是要珍惜的这种想法是不对的。当时追随苏联的日本共产党在日本进行的议会斗争是不对的。这或许可以成为赤军的一个注脚。另外之前有看到书城上的文章讲到80年代中国学生和日本留学生同宿舍,讨论亚细亚主义,讲到日本人认为对方不了解自己,认为亚细亚主义初衷是好的只是被军人搞坏了;中国人认为对方的亚细亚主义是军国主义,这种中日误解或也可作为一个注脚。其实要是讲讲李香兰:一个日满影星,然后做了电视台记者在中东作为和平大使出现,也很有嚼头。
    之前看过一个关于赤军的纪录片,对浅间山庄讲的不多。主要是讲日本赤军的重房信子(重房脱离赤军后在中东组日本赤军)。后来回武汉看了若松孝二的连合赤军实录,才更多的了解了浅间山庄事件。(他们说亚细亚主义,我扯太多赤军想来偏题太远了吧。反正我和小王中途赶车先走并未参与讨论,事后随便谈谈应该问题不大。)似乎是因为早期领导被逮捕造成蜀中廖化的局面,即曾逃亡而被殴打的某人归队并当上领袖,于是用自己反省的一套来带领队伍。赤军和革命左派合作,先叫统一赤军,后定名连合赤军。抢夺警察枪支,袭击铳炮店,希望武装夺取政权以改变日本。他们到深山中进行军事训练,不断要求同伴总结,造成思想不先进者死亡多人。最后在迁徙过程中被围堵在浅间。整个事件似乎偶然的发生在领导更替后,似乎讲要是重房等在便不会如此。但倒是最后一个镜头提了醒:日本赤军袭击以色列机场,多架飞机烈火熊熊黑烟四起。60到70年代大概是明治后汉字使用最多的时期?很多赤军用的词语都是直接用的毛的词语。或许这是唐后中国第二次作为文化输出国吧,只不过不是佛教和汉唐文化,而是毛主义。片子里只出现了2次中国的印记,一个是讲中国文革开始,一个毛的照片镜头往下走看到一个军装士兵在拉二胡。一个是在浅间看电视尼克松访问中国,5个孤军颇有颓相。电影学的是戈达尔的手法,但更注意角色的表情。这是一个讲人的偶然的片子吧,而不只是干巴巴的社会必然。革命左派的女主儿整一个小江青,连合赤军的所谓总结不过重复我们的整风而已。信子这里说是在赤军最早一批领导被逮捕后,用假护照离开日本的。果然美丽女人的故事版本众多,不说都纷纭。我意外的是这些人最后是叛的是无期徒刑,这一点所有人都在回避:左派为了保持浪漫,右派为了减少回响。同情之,唏嘘之。
    26日闻杰克逊去世消息,悲之。叹一个时代已经结束了。

  • 大家要爱护眼睛哦~

  • 2009-06-17

    090616-17

    16夜见到guanxin,17夜见到表兄yiyang。

  • 2009-06-16

    我在女人城

    空降女人城,这是一个女性的城市。到处都是白大腿。这个城市真的就和张乐平笔下的一样开阔。

    第一天14号的感观是:上海电影节组织工作怎么搞的那么让人发指:临时更换影片场次时间,竟然没有事前通知,然后精疲力尽竟然被告知胶片老化无法播放(版权问题没谈妥?还是别有他情真让人浮想联翩。)还没开场一老头和一青年为座位该不该按票号来做吵的面红耳赤,老头最后说一声来看精疲力尽结果争个精疲力尽了。电影没放成要退票,倒是闹得我们的兴致精疲力尽了。我想的是这江南的红男绿女,真个满堂和气,连个数落组织者和大喊大叫的都没有。跟北京爷们儿可真不一样。

    祖与占是赶了14号早上看,结果被小王发现许多cc的碟子里没有的镜头,诸如一战中的许多镜头,jim和jules一家到湖边郊游的许多镜头等,感觉和cc完全不一样:cc的太过于私人,完全事件发生在这三个人身上,和别人和整个世界无关。而这个版本则一下子把他们拉了一下,让他们站在地面上的多。难道这才是真正的最终版本,mk2所收藏的顶级版本?不禁让人想看看精疲力尽也会有多出来的镜头否?

    15号早上在蔡元培故居门口瞻仰后,在巨鹿路附近走了几家玩具店。下午则看了克莱尔的膝盖。其实走了2日腿脚疲惫,看来每场电影都是睡上半看下半,真个把精彩的都看到。最后摸膝盖2段(不小心1,雨中凉亭1)真是细腻到家邪恶到家了!侯麦真是有意思。晚上赶曲阳图书馆的学生短片,只看最后2片,生日还行,那个脸太次。听说中国的秘密通道不错,但我必定知道整体水平真如北京的国际学生短片节一般,有大差距。吃晚饭时间听蔡说每个短片梗概,感慨其总结能力增强不少。当夜在超现实的路上谈起超现实的未来和过去。

    16日下午看去年在马里昂巴德,也是睡醒了之后看的,这个散落片段的电影这么看实在有些难度,好吧。看来我得找时间再看一遍。上午则是去了跑马场的上海艺术馆,小作涂鸦后就去了上海博物馆。我和小王只看了青铜馆。这财大气粗的上海真个搜刮了不少珍品!比起湖北馆要好上多少倍!整个青铜的脉络和发展的线条,要清晰的多了!夏末商初的器具是比较简陋的,商则酒器很多,器具也很多属于三脚的,是需要在地上直接对器具生火加热的。商代的青铜器上的兽一般是牛羊等,而且比较接近真实状态(不同写实,但接近写实,更不同与抽象)兽纹这些抽象的纹路,实际上是因为工匠对真实再现的一种偷懒,或者说概括:既然如此可行何必再多动刀笔?牛多为水牛,羊则为弯角绵羊,且为公羊有胡子,如法老一般向前翘起。从器具形制到图案样式,这些青铜器都是父权时代的作品。要是中国母系氏族社会的作品留下来的话会是怎样呢?其实我觉得三脚型器具的形式,某些特征恰是保留了母系氏族的特征的,(夏商多,一直到周尚有此残留)那些器具的腿就如女性丰满的臀部,迷人万分!我跟往说我一看到这个就想起在岸边生活的原始住民,因为这个大腿像青蛙。其实不是,是女性。商末到周初,马上器具增多,花纹要清秀些。三脚式的器具也只集中在少数几种上。西周末春秋初,大多数器具都华丽的不得了:诸侯作为一种爆发户,正在抓紧时间摆阔!哈哈太有意思了。春秋战国几乎没有什么三脚器具了,特别是战国期间都是低矮的席间器具,扁平低矮,纹饰比起春秋要简洁干净的多:那是一个平民时代的到来啊!其实春秋战国的器具工艺是上去了,但想象力方面比起商周来是逊多了。鸟兽拼凑,或体型或纹饰,都充满了魅力。途中倒是见到一个小学老师带着学生们参观解说,谬误颇多。这真值得原谅,因为我自知博物馆官方也有许多让人贻笑大方的作为。许多古字不标注汉语拼音直接在英文中间使用原字,墙壁上的图解关于火纹饰的错误。我认为首先这个所谓火纹饰的解读,要先辨别她是要读阳文还是阴文,这就是造成误读的原因。我认为火的解释是错误的,是其误读了阴文阳文。其次,这个纹饰的解读应该指的不是火,而是风,漩涡,一类。理由如下:一是古文的神字为申,甲骨文和金文中就是一个漩涡。说的是风一般看不见摸不到的神奇力量。二是这种纹饰出现的地点,在爵上两钮(用来饮酒时挂香草用,我之前看资料仿佛记得)有,一些盛器有。或可以理解为火,其实是指的蒸气腾腾;在编钟上也有,那火怎么解释呢?其实是风,是旋,音随风传,音乐更是娱神为先娱人为此,献给神灵的礼物。以上。计划18号要再去,继续看。太迷人了!我看到辛骓的时候,看到曾侯房子的时候都没有那么兴奋过。我看到的不是一滴水,而是一条河。或许到更好的博物馆,会更!更!好吧。

    (有不正确的地方欢迎指正)

    17号到复旦走旧书店,看河濑直美等四位女性导演的片子。18号再继续造访上海博物馆。

     

  • 我人不在其地此议论当属隔墙申耳,必有不实.

    这个节目还是做的不错,奉承的话就不说了.
      其实整个编排是有一定问题的:缺乏年轻人的参与.
      我们想象:每当要做节目的时候,养老院的护士们推着轮椅把老头们推出来围一圈,接受采访,多么悲哀!(看来我说话真是刻薄到家了).这当然和小地方的人才流失相关,年轻人都往外跑了,或者不关心本地文化;但是编导没有希望年轻人的参与,是否也是一个原因呢?
      1.第一期讲起哪里的玉林话最正宗,自然不会是以乡下为标准.一个语言是要有经济和政治的支持的.
      2.希望玉林话能够自成一个方言,初衷当然好:我们的确需要一个自尊的文化,而不是接受别的文化殖民(似乎严重了).只是老头儿们(当然没有什么轻蔑的意思,我是尊重老人的.我尤其敬佩陈家庭老师.)说出来的里头都不充分.
      理由不外乎:a玉林话中的某些壮语借词.b玉林本为西瓯之地.
      首先,某些壮语借词我认为是壮语从汉语借去,然后再传给玉林话?这只是猜测,比如囊字武汉话也是如此表达.而所谓汉语并非如纳粹所宣扬的主义 般是纯粹的民族和语言发展下来的.首先汉族就是各种民族的融合形成的,其本源大家都公认假定是最早的华夏族.然后汉语则融合了许多的外族语言.举更贴切的 例子就是粤语同样有很多的壮语借词,如这之呢,如表阴凉之yaan,都是.这不能说粤语其实偏向壮语,而不是偏向汉语吧?另外片中字幕错别字颇多,岳母之 再娜的写法很多人都写错包括92年版玉林市志,其他如他之渠/佢/其等.
      其次,语言成立的前提当然是一旦不能互相对话则为两种语言.但是我也说了,语言是受政治经济影响的,这是前提之二,如英语德语;更如汉语: 粤语和普通话(官话)不能对话,但他们还是一种语言下的两种方言,而不是两种语言.玉林话和广州话不能对话,但是是一种方言下的两种次方言.如梁忠东老师 说的,很多人都把粤语和广州话画上等号,但这是错误的认识.的确是:广州话和玉林话不是父子关系,而是兄弟关系.但玉林话的确是粤语的一种次方言无疑.玉 林现在的经济和政治情况并不能让他单独的成为一个和粤语并驱的别的什么,除非这个地区能够独立.(看来说多了.)
      然后玉林的确是西瓯之地,八景中的西瓯池就是很好证明.但并不是这个地方之前属于蛮荒之地(唉我又大汉族主义了)就证明这个地方的语言就是 蛮族的语言(抱歉)."那"字在壮语中是田地的意思,这个在地理语言学里面都知道,而这个那字所显示的地区不但玉林有,而且还延伸到广东的中东部.那我们 说,广东的粤语是壮语而不是汉语了吗?

    李绍昉的那期还好,至于何大官人的那期,传说也没说清楚,画也是拿海瑞的来充数,最让我烦的是那些何氏子孙一个两个来扭正和修改.传说已经不是他们家的事情了,而是整个地区的文化存在和心理需求.

    再说个题外话,话说我一个高中同学丫以前从来不说玉林话,竟然主持起倾计这个玉林话节目来了.太别扭,起码对我来说.

  • 2009-06-04

    viiv,xx

    因为采访的事情,去找了麦颠.巧遇窝窝也到汉.认识了刘,戴等.

  • loc slee.

  • 2009-06-01

    090601

  • 2009-06-01

    bilu